“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为龙而忙

—— 黄佶参与为龙正“英”名及相关活动记录

2005年

  12月31日,域名 loong.cn 注册成功。

2006年

  2月13日,开始建设“龙 Loong 网”。

  2月15日,龙 Loong 网第一次发布文章:“‘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2月16日,在东方网发表“‘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一文。

  4月8日,在《金陵晚报》发表“‘龙’的英文应该是‘Loong’”一文。

  4月13日,在《金陵晚报》发表答记者问“为龙正名是出于读书人的责任心”。

  11月,在学术期刊《社会科学》发表论文“关于‘龙’的英译名修改问题”。

2007年

  10月,向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提交并发表论文“关于修改‘龙’的英文翻译的研究”(《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论文集》),主要观点被“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宣言”(兰州宣言)采纳。

  10月17日,举行讲座“跨文化传播和翻译经济学”(上海)。

2008年

  1月,在《甘肃行政学院学报》发表论文“龙的重新翻译与跨文化传播研究”。

2009年

  5月,参加首届中华龙文化国际论坛(深圳)。

2011年

  5月,参加世界园艺博览会水龙雕塑研讨会(西安)。

  7月,开始撰写《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一书

2012年

  1月,参加首届中国龙文化北大论坛(北京),提交论文“Dragon 的象征意义和龙的截然不同”。

2013年

  9月,参加第五届海峡两岸四地翻译与跨文化交流研讨会(武汉),提交论文“中国学术界应建立跨文化交流的‘平等翻译观’”。

  10月,参加龙文化与华夏文明传承创新论坛(嘉峪关),提交并发表论文“关于‘龙’的翻译等问题的新发现和新观点”(《中华龙文化与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嘉峪关论坛文集》)。

  11月,参加中国民俗学会年会(西安),提交论文“错误翻译‘龙’和‘凤’不利中国文化对外传播”。

2014年

  6月,参加公祭伏羲大典和中华伏羲文化论坛(天水)。

  8月,参加英汉语比较与翻译研究国际研讨会(北京),提交论文“‘Dragon’和‘龙’的文化差异导致的文本误读”。

  12月,在《龙》期刊发表论文“龙的起源与古人对河流善恶两重性的神话表现”。

  12月27日,举行讲座“‘龙’能不能翻译为 dragon ?”(上海)。

2015年

  5月2日,举行讲座“龙殇十年”(上海)。

  8月3日,学术著作《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第一稿送印(按需打印)。

  8月20日,参加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与华夏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武汉),提交并发表论文“中国‘龙’的外语名称为什么必须重新翻译”(《华文传播与中国形象》)。

  10月21日,举行讲座“小题大做,十年磨剑”(上海)。

  10月31日,参加首届广告战略传播与传媒发展史高峰论坛(上海),报告题目是“关于中国品牌名称中‘龙’字的翻译研究”。

2016年

  9月26日,参加巴岳山·中国龙文化首届研讨会(重庆铜梁),提交论文“龙不该译为 dragon”和“龙早已回到人民手里”。

  12月10日,参加第二届汉语跨文化传播国际研讨会(上海),提交论文摘要“汉字‘龙’再也不能译为 dragon 了”。

2017年

  5月27日,参加江苏省翻译协会年会暨学术研讨会(徐州),提交论文摘要“翻译学界应该为中国外交提供良好的服务”。

  6月2日,举行讲座“我们都是恶魔的传人?”(上海)

  7月10日,参加江苏省比较文学学会年会(泰州),提交论文摘要“‘龙’和‘凤’的错译使中国文学的美好意境在外译时丧失殆尽”。

  7月27日,参加第五届全国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烟台),提交论文“若讲好中国故事,首先要翻译好中国文化负载词”。

  8月11日,参加中国(临武)首届龙文化研讨会(湖南临武),报告题目是“临武的龙是 Loong,不是 dragon”。

  8月27日,参加语言与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南京),提交报告摘要“‘龙’等中国文化负载词的翻译”。

  ……

  十余年来,还和国内外关注译龙问题的人士进行了大量线上和线下的讨论。

  《译龙风云》一书不断增补内容,并和相关领域学者进行了交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