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公开信:致中国基督教两会:请别再把《圣经》中的“dragon”译为“龙”了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
中国基督教协会
先生们、女士们:

  贵两会出版发行的中文版《圣经》(2009年版,2011年7月在南京爱德印刷有限公司印刷)中写道:“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启示录 12:9)。贵两会网站上的“在线圣经”中也是这样写的。

  这里的所谓“龙”应该是从英文版《圣经》中的“dragon”一词翻译过来的,这一翻译显然是错误的。

中国基督教网,在线圣经,http://bible.ccctspm.org/,2019年1月3日截屏

  如果是从希腊文版本直接翻译过来的,则应该是从希腊文单词“drakon”(希腊文的罗马字母拼写法)译过来的,仍然不合适。

  在欧洲神话中,在全世界广大地区,杜拉更兽(dragon)的象征意义主要是负面的,而龙是中国文化中特有的事物,其象征意义主要是正面的。龙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和精神的象征,海内外大多数中国人把自己称为“龙的传人”。2017年11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参观故宫时告诉他:“我们叫龙的传人。”

  国家主席代表十几亿海内外华人亲口告诉外国人:“我们叫龙的传人”,贵两会出版发行的《圣经》却把龙称为魔鬼,这显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 2018年发表的《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中国已经有三千八百万基督教徒【1】。这个数字如果不包括没有得到官方承认的大量家庭教会的信徒或其他没有注册的基督教徒,中国的基督教徒实际上可能更多,有人估计中国基督教徒的人数已经上亿。

  中文版《圣经》把龙称为魔鬼,导致几千万中国基督教徒敌视和龙有关的一切事物和人,这显然不利于他们与其他自认“龙的传人”的中国人和谐相处、搞好团结,不利于中国的政治稳定和国家统一。

  实际上,早在几百年前,外国的基督教人士就已经发现并指出龙和杜拉更兽有本质的区别。

  1630年至1640年间,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艾儒略(Jules Aleni)在福建传教,著有《口铎日抄》一书。当人们向他介绍了龙的神奇特征后,他回答说:“敝邦向无斯说,故不敢妄对耳。”【2】

  既然在意大利“向无斯说”(从来没有这种说法),可见中国能够“致雨”、能够“屈伸变化”的龙和艾儒略理应熟悉的杜拉更兽毫无相似之处。

  1882年,在中国邵武(Shau-wu)工作的美国牧师沃克(J.E. Walker)发表了一篇文章:“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宝塔,龙和风水)。他写道:“The loong or dragon, as it is commonly translated, is to the Chinese nation all that the eagle is to us, and a great deal more. It is a mysterious, fabulous creature in many respects like the dragon of western fables, but far surpassing it. Not only supernatural, but almost divine qualities are attributed to it. ...”【3】

  (龙通常被译为dragon,它对中华民族的意义就和鹰对我们的意义完全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是一种神秘的、巨大的生物,在很多方面和西方神话中的杜拉更兽相似,但远远优于杜拉更兽。它不仅是超自然的,而且还被赋予了近乎神圣的特质。……)

  奈达(Eugene A. Nida)是一位美国语言学家,他在《圣经》翻译领域声名显赫。他在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新约圣经希腊语-英语字典,1988年出版)一书中写道:

  In most areas of the world a term for dragon would imply something fearsome, but in certain parts of the Orient the dragon is regarded as the symbol of prosperity and good fortune, and it is necessary, therefore, in translating into certain languages in the Orient to employ (1) a somewhat different expression, for example, 'terrible reptile' or 'fearsome snake' or (2) a marginal note which will explain the differences in connotation.【4】

 (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dragon一词意味着某种可怕的东西,但是在东方一些地方,它被认为是繁荣和好运的象征。因此,在把这个词译为东方的某些语言时,应该采取以下两种方法:(1)使用某些不同的表达方式,例如将其译为“令人恐怖的爬行动物”或“可怕的蛇”;或(2)做一个旁注,解释其内涵的不同。)

  国内的基督教人士也认识到了把dragon译为“龙”是错误的。

  2015年,《福音时报》报道说:“由于圣经中的大红龙象征着魔鬼、撒旦,很多基督徒便对跟龙相关的事物十分忌讳,而中国人又自称为‘龙的传人’,故引发了传统文化和信仰之间的一系列矛盾和冲突。”为此,南京市基督教两会主席李兰成牧师时常向信众进行解释【5】,他还认为西方传教士在翻译《圣经》的启示录 12:9 部分时不应该将 dragon 翻译为“龙”,若把 dragon 音译为“诸拉根”就不会引起误解了。【6】

  李牧师的建议是非常合理的。外国事物如果在中国没有对应物,翻译其名称时往往采取音译的方法,例如《圣经》中的 Satan 被音译为“撒但”。

  根据《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章程》【7】的规定,该会有如下两项任务:

  (一)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团结全国基督徒,热爱社会主义祖国,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与政策;积极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

  (七)带领全国广大基督徒为维护国家发展、民族团结、社会稳定,为构建和谐社会,为实现祖国统一,并为开展海外友好交往与维护世界和平而贡献力量;

  显然,把《圣经》中的“dragon”一词译为“龙”是不利于完成这两项任务的。

  笔者特此向贵两会提出以下建议:

  尽快改正中文版《圣经》(包括电子版)中的翻译错误;

  尽早出版发行改译后的新版中文版《圣经》,取代旧版中文版《圣经》;

  尽早收回和销毁旧版中文版《圣经》;

  对广大基督教徒进行必要的解释,清除旧版中文版《圣经》的不良影响。

上海市民黄佶
2019年1月3日

补充资料:

  新加坡三一神学院刘华德牧师指出:“早已有西方学者认为不应该将圣经中之 dragon 和中国文化中的龙等同,因这两个龙的观念全然回异不同,圣经中之 dragon 并没涵盖和包括中国龙所涵盖的观念。很遗憾的是圣经之初译者却将英文的 dragon 一字套在中国龙这个字眼上,使得许多虔诚的国内、外信徒将启示录的撒但与中国龙混为一谈。近代中国圣经学者亦同意此看法,认为我们不应当将西方的 dragon 当成是与中国龙同等之符号作不同解释和处理而己;却应当将它们视为不同的符号,各带有不同的意义和代表性。故将圣经中的 dragon 译作中国的‘龙’,那是出于错误的诠释。”

刘华德:十架与莲花,“经典的翻译与诠释”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06年,http://cpfd.cnki.com.cn/Article/CPFDTOTAL-FDMX200606001015.htm

----------

Archie Lee is a professor of Old Testament and hermeneutics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is writings display an interest in traditional Chinese religious practices,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in multi-cultural and pluralistic contexts, and cross-textual hermeneutics.

(Archie Lee 是香港中文大学旧约和诠释学教授,研究领域涉及中国传统宗教习俗、多元文化和多元背景下的圣经解释以及跨文本诠释学。)

In several articles, Lee displays how his model of cross-textual interpretation should be used. In one article, he examines how Chinese culture views the symbol of the dragon, and he contrasts that perspective with how the dragon is conveyed in Scripture.[57] In Chinese culture, the dragon represented the imperial authority and was thought to convey blessing, but in the Bible, the dragon is a symbol of chaos and evil.58 After explaining this difference, though, Lee does little to alleviate these divergent understandings of this symbol.

(Lee 在几篇文章中展示了如何使用他的跨文本解释模型。 在一篇文章中,他研究了中国文化如何看待龙的象征,并将这种观点与龙在圣经中传达的方式进行了对比【57】。在中国文化中,龙代表了帝国的权威,并被认为传达了祝福,但在在圣经中,龙是混乱和邪恶的象征。但是,在解释了这种差异之后,李没有做什么事情来减轻这种对这个符号的不同理解。)

57,Archie Chi Chung Lee, ― The Dragon, the Deluge, and Creation Theology, ‖ in Frontiers in Asian Christian Theology: Emerging Trends, ed. R. S. Sugirtharajah (Maryknoll, NY: Orbis, 1994); idem, ―The Dragon, the Deluge, and Creation Theology, ‖ in Doing Theology with People's Symbols and Images, ATESEA Occasional Papers no. 8, ed. Yeow Choo Lak and John England (Singapore: ATESEA, 1989).

转引自:Critiquing Ethnohermeneutics Theories: A Call for an Author-Oriented Approach to Cross-Cultural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William Patrick Brooks, December 2011

----------

本信抄送:
国务院,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事务局,新闻媒体

资料来源:

1,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8年4月3日,http://www.gov.cn/xinwen/2018-04/03/content_5279419.htm

2,汉语基督教文献馆,明末天主教,口铎日抄,答龙之为物目所未见,8:77,http://cct.chinesecs.cn/55.html#_Toc26969194

3,Rev.J.E. Walker: 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 The Missionary herald at home and abroad: Volume 78, 1882, page 515, Google Books

4,https://vaisamar.wordpress.com/2011/08/28/

5,【专访】南京市基督教两会主席李兰成牧师:此“龙”非彼“龙”,作者:支恩慧,来源:福音时报,2015年4月8日
http://www.gospeltimes.cn/index.php/portal/article/index/id/28119

6,如何看圣经中的龙与中国龙,李兰成牧师直言此龙非彼龙,福音时报,2015年4月2日,http://www.gospeltimes.cn/index.php/portal/article/index/id/28028

7,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章程,2017年9月24日,基督教全国两会办公室,中国基督教网,http://www.ccctspm.org/cppccinfo/52

发信人简介:
黄佶,男,大学教师,长期研究跨文化传播,手机号码:136 7160 6831,
电子信箱:jhuang@comm.ecnu.edu.cn

------------

于 1月4日上午寄给:

徐晓鸿,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
上海市九江路219号,021-63210806

吴巍,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
上海市九江路219号,021-63210806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