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致外交部的公开信:请别再把“龙”译为“dragon”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先生们、女士们:

  2017年11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参观故宫时告诉他:“我们叫龙的传人”,他的随行翻译周宇女士(外交部翻译司英文处参赞兼处长)将“龙的传人”译为“people going down from dragon”,新华社正式报道时改为“the descendents of the dragon”【1】。

  在欧美和全世界广大地区,杜拉更兽(dragon)的象征意义主要是负面的。它不仅是基督教《圣经》中最大的魔鬼,和撒旦并列,而且被用来象征几乎一切负面事物。

  世界上对立的国家或政治实体常常相互把自己的敌人比喻为杜拉更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和同盟国相互把对方比喻为恶魔杜拉更兽,俄罗斯革命时的红军和白匪、二战时的法西斯轴心国和反法西斯同盟国、冷战时的美国和苏联、反恐战争时的敌对双方,也都是这样的。

  特朗普本人在竞选美国总统时,他的支持者把他反对的事物描绘成杜拉更兽,把他描绘成杀死杜拉更兽的英雄;与此同时,反对特朗普的人则把特朗普描绘成杜拉更兽。这是因为,把敌人比喻为魔鬼杜拉更兽,可以妖魔化敌人,获得民众的支持。

  中国的国家主席代表十几亿海内外华人亲口告诉全世界:“我们叫龙的传人”,但是经过翻译之后,外国人听到的却是“我们自称魔鬼的后代”(We call ourselves 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不仅没有准确传达说话者的原意,而且把原意歪曲成了截然相反的意思。这显然是一次非常失败的跨文化传播,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外交事故,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非常不利于中国建设良好的、热爱和平的国家形象。

  据北京晨报报道,来自外交部等部门的专家认为:“海外很多读者已经知道中国龙不同于西方的龙,中西交流频繁后,西方的文学影视作品中,也有龙的正面形象出现”,所以继续把“龙”译为“dragon”【2】,这两条理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即便很多外国人知道中国的 dragon 是好的,但是他们从小就知道 dragon 是魔鬼。把“龙”译为 dragon,是把中国对外传播的主动权交给了外国人,让外国人根据自己的好恶来理解和解释中国的对外宣传。更何况还有无数外国人没有来过中国,对中国不了解,咋一听中国人自称“dragon 的后代”,只会做出负面的理解。

  反华势力则可以轻松地使用“中国人是龙的传人——是 dragon 的后代——而 dragon 是恶魔——因此中国人是恶魔”这个逻辑链,来制造反华舆论,迷惑外国民众支持或不反对他们的反华行动。大量外国书籍报刊和时政漫画把中国称为或描绘为 dragon(龙,但和魔鬼杜拉更兽同名),尤其是把“龙”比喻或描绘为魔鬼,实际上已经在潜移默化之中深深地影响了外国民众。

  龙是中国的象征,是中国文化和精神的象征,尤其在国家主席作出上述表态之后。龙早已是一个政治概念,如何翻译绝非儿戏,不能因为外国影视片中有正面的杜拉更兽角色,就把龙译为 dragon。

  米老鼠是外国动画片中一个家喻户晓、人见人爱的正面角色,但是我们不会因此而喜欢老鼠,不会因此改变对老鼠的负面印象。如果某国民众自称“鼠的传人”,我们很难会立即喜欢上他们,很难和他们坦诚相见,相反我们会怀疑和警惕他们,一旦与他们发生冲突,指出他们自称“老鼠的后代”肯定会成为我们最现成、最有力的宣传重点。

  在译龙问题上,我们要有“门槛”概念。在国际社会中,“龙”已经成为“中国”的同义词,因此,对应的外文词汇的负面含义要尽量少,最好没有负面含义;稍微有些负面含义的词汇,就要避免使用;而不是相反:不论它有多少负面含义,只要有一点正面含义就能够使用。也就是说,入选的门槛要高,最好是一个专用新词。

  实际上,早在几百年前,外国人就已经发现并指出龙和杜拉更兽有着本质的区别。

  1630年至1640年间,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艾儒略(Jules Aleni)在福建传教,著有《口铎日抄》一书。当人们向他介绍了龙的神奇特征后,他回答说:“敝邦向无斯说,故不敢妄对耳。”【3】

  既然在意大利“向无斯说”(从来没有这种说法),可见中国能够“致雨”、能够“屈伸变化”的龙和艾儒略理应很熟悉的杜拉更兽毫无相似之处。

  1882年,在中国工作的美国牧师沃克(J.E. Walker)发表了一篇文章:“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宝塔,龙和风水)。他写道:“The loong or dragon, as it is commonly translated, is to the Chinese nation all that the eagle is to us, and a great deal more. It is a mysterious, fabulous creature in many respects like the dragon of western fables, but far surpassing it. Not only supernatural, but almost divine qualities are attributed to it. ...”【4】

  (龙通常被译为 dragon,它对中华民族的意义就和鹰对我们的意义完全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是一种神秘的、巨大的生物,在很多方面和西方神话中的杜拉更兽相似,但远远优于杜拉更兽。它不仅是超自然的,而且还被赋予了近乎神圣的特质。……)

  1923年,精通中国文化的美国学者海斯(Luther Newton Hayes)在上海出版了一本书,指出中国的龙和欧洲的杜拉更存在本质的差别:

  The dragon of the Chinese differs from the generally accepted Western idea in three striking particulars: in appearance, in disposition, and in the regard in whcih it is held.... The third point of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two dragons lies in the esteem in which it is held. The Western species was a horrible, loathesome creature, shunned and dreaded by all mortals, while the Asiatic dragon is held in reverence and even worshiped by the Chinese.【5】

  (中国的龙和西方人熟悉的杜拉更兽有三个显著的不同之处:外形,性情,人们对它们的态度。……。中国龙和西方杜拉更的第三点区别在于人们对它们的态度。西方杜拉更兽是一个可怕的、令人厌恶的生物,被人们回避和畏惧,而亚洲的龙受到崇敬,甚至被中国人所崇拜。)

  1931年2月12日,牛津大学汉语教授苏慧廉(William Edward Soothill)在英国皇家亚洲文化协会做报告时说:

  ……. Again, in China, it is always beneficent, while the dragon of the west, for the most part, has been considered as maleficent, injuring the people, stealing princesses, and calling forth the heroism of, say, a St.George, for its destruction. So different are the two conceptions that it would almost seem wiser to call them by different names,...【6】

  (……。另一方面,在中国,龙总是行善的,而西方的杜拉更兽在大部分地区被认为是有害的,伤害人民,偷走公主,使英雄们例如圣乔治去杀死它们。这两种东西是如此的不同,为它们取不同的名字显然是明智的,……)

  从1980年代开始,国内学者也不断指出龙和杜拉更兽之间存在本质差异,把“龙”译为“dragon”是错误的,很多人还提出了重新翻译“龙”的具体方法,例如 Long,Loong,Liong 等等。如果外交部的专家学者觉得这些译法都不理想,可以提出新的译法,但再也不应该把龙和杜拉更兽混为一谈了。

  近年来,不仅民间无数个人和企业,而且很多国家级单位和部门也已经不再译龙为 dragon。

  2006年11月20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宣布自主研发的通用 CPU(中央微处理器)集成电路芯片“龙芯”的新英文名为 Loongson。

  2011年6月,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在巴黎航展上展出“翼龙”多用途侦察攻击无人机,该机外文名是 Wing Loong。

  2017年7月30日,电影《龙之战》首映,其英文名是 The War of Loong。该片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出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联合摄制。

  在外国的新闻媒介上,每天都有新词产生,在第一次出现时在新词后面注释一下即可,从来没有读者抱怨看不懂。其中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新词,例如dama、tuhao、chengguan、wanghong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译员也曾经把“不折腾”直接音译为“bu zheteng”,事后没有外国记者说始终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改译龙之后,可以在分发给外国外交机构的介绍中国基本情况的材料中使用新译法,并加以解释。在口译现场,可以将其简单地解释为“中国神话动物”、“中国的象征”;如果现场有龙的图像或雕塑,可以指给外国来访者看。即使外国人一时听不懂,也比我们自己主动把中国和魔鬼联系在一起要好。

  如果真的有一个国家的民众把自己视为类似老鼠的一种神话动物的后代,他们被称为“某国鼠的传人”,肯定不如音译这种神话动物好,例如“嘟噜菲达的传人”(假设“嘟噜菲达”是这种神话动物的音译名称)。即使反对该国的人硬要把“嘟噜菲达”解释成老鼠,那也比该国人自称老鼠强,不仅增加了反对者不得不牵强附会一下的麻烦,也比较容易使他国民众持中立观望的立场。

  以后,中国国家领导人很可能在外交场合频频提及龙,希望外交部能够未雨绸缪,避免再次犯错误。

  当前国际形势非常严峻,中国受到了巨大的外部压力,我们应该做好每一项工作,渡过难关。古人教诲我们:“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如何译龙是关系到中国的“名”的大事,相信外交部的专家学者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一定会解决好这个问题。

上海市民黄佶,2019年1月6日

本信抄送:

国家主席办公室,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新闻媒体

资料来源:

1,Xi: We call ourselves 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Source: CGTN, 2017年11月9日,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7-11/09/c_136738700.htm

2,中国龙依然是 dragon,别纠结,北京晨报,2017年5月18日,
http://wemedia.ifeng.com/15885199/wemedia.shtml

3,汉语基督教文献馆,明末天主教,口铎日抄,答龙之为物目所未见,8:77,http://cct.chinesecs.cn/55.html#_Toc26969194

4,Rev.J.E. Walker: 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 The Missionary herald at home and abroad: Volume 78, 1882, page 515, Google Books

5,L. Newton Hayes, The Chinese Dragon,龙,商务印书馆,上海,1923年。北京大学图书馆影印本,第40至42页。

6,The Dragon of China,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Volume 63, Issue 2, April 1931, pages 498 to 599,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

发信人简介:
黄佶,男,大学教师,长期研究跨文化传播,手机号码:136 7160 6831,
电子信箱:jhuang@comm.ecnu.edu.cn

------------

于 1月7日下午寄给:

王毅,外交部部长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 2 号,10-65961114

信件被拒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