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沉舟侧畔千帆过,万众已把龙译 Loong

  根据笔者的搜索,除了大量个人把 loong 用于自己的网名,已经有很多企业和单位译龙为 loong,包括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下面是笔者收集到的一些使用实例:

  科技和制造业:Loongson(龙芯集成电路),Loong Power(龙向能源),Loong Engine(龙擎科技),LoongStore(龙存科技),Focused Loong(小龙潜行智能养殖场),xloong(枭龙智能眼镜),Loong Force(龙之力科技),Sinoloong(中龙制冷剂),Ice Loong(冰龙制冷剂),China-Loong(华夏龙物流),Loong Sails(龙帆船帆),Loong(龙鞭炮),Loong Pump(龙泵),Loong Vision(龙宣数字科技),High Loong(汉龙耗材),Loongdi(龙帝互联),Pors Loong(保时龙科技),LoongSec(中科龙安),Hai Loong Lift(海龙举升),Loongjoy(龙照电子),Toploong(拓普龙机箱)。

  航空业:Wing Loong(翼龙军用无人机),Loong Air(长龙航空公司)。

  传媒和出版:War of the Loong(电影“龙之战”);Loong Star Media(龙视星传媒),Loong(有龙则灵广告),Loong Studio(龙工作室),Loong Design Studio(龙肆设计),Loong E(龙艺数码建筑),Loong Canon(龙藏典籍),Free Loong(游龙御驾广告公司),Zloong(宗龙影视),Loong Type(龙书字库),Loong Brand(龙品道设计),Loong Man(龙人影像),Loong(龙息光电科技)。

  文化和娱乐:Loong Entertainment(祖龙娱乐),Loong Music Stiudio(龙魂华韵音乐工作室),Loongz General(龙家将文化艺术团),音乐专辑“龙 Chinese loong”,King Loong(霸龙影视),Loong Wing(龙翚街舞)。

  餐饮和宾馆:Golden Loong(金龙餐厅,加拿大),Tasty Loong(龙鲜阁,新加坡),Bo Loong(宝龙大酒家,美国),Xiao Loong(小龙餐馆,美国),Kei Loong(麒龙餐厅,英国),Loong-Foong(龙凤酒楼,荷兰),Loong Dock(龙码头),Loong Bar(龙酒吧),Loong Cherished Burger(龙治汉堡), Loong Cafe(龙咖啡馆),Loong Brand Coffee(龙牌咖啡馆),Loong Retreat Resort(龙隐溪山酒店),Shoo Loong Kan(小龙坎火锅店),Loong Ramen(龙面),Loong Lounge(九似酒吧),Loong Delivery(龙外卖,菲律宾),Loong Tea(龙茶饮料店)。

  食品和饮料:V-Loong(伟龙食品),LoongShare(石龙山茶叶),Loong Story Tea(龙叙堂茶叶),LoongBrew(龙精酿啤酒),Loong Chef(龙厨食料供应链),Shoo Loong Chu(小龙厨方便面),AudLoong(澳德龙葡萄酒),Chaly Loong(茶里龙), Loong Vape(雕龙烟)。

  体育和休闲:Loong(网络游戏“龙”),Loong Lions(广州龙狮篮球队),Shanxi Loongs(山西猛龙篮球队),Loong Dive(龙潜潜水器材),Loong Roar(龙啸羽毛球拍),Loong(龙格游泳俱乐部),Halifax Loong(哈法龙华人足球队,加拿大),Main Loong(美龙龙舟队,德国),Box & Loong(博世龙鱼缸),Loong Cheer(龙玩互娱电子游戏),Loong You(龙佑医学中心),Loong Palace(贵州龙宫景区),Loongon(小白龙玩具)。

  金融和商业:LoongPos(龙收银);Loong Token(比特币龙币),Loongle(龙展国际货运代理),Loong Works(龙工场),Loongbaibai(龙摆百网上商城)。

  服装和奢侈品:Tellurian Loong(真龙在世),Loong Bespoke(龙定制西服),D'loong(大龙女装),Enloong(英龙定制手表),LoongYo(龙佑珠宝),Son of Loong(休闲时装),Loong Soul(龙魂人形社),Clam Loong(蚬龙腕表),Bull Loong(公牛龙皮鞋),Loong(龙牌电动牙刷),Tang Loong(唐龙手表),Cigar Loong(茄龙雪茄用具),Beanloong(憨豆龙婴幼儿服饰),Gloong(高龙帽饰)。

  房地产和家具:Loong Bay(鼎龙湾),Loongcity(鼎龙城),Imperial Loong Bay(御龙湾),“Loong九”豪宅,mloong(曼龙儿童家具),Loong Palace(西山龙胤豪宅)。

  除了已经投入使用的,还有很多待出售或待注册的商标也已经译龙为 loong。看到此情此景,笔者忍不住吟诗两句:“沉舟侧畔千帆过,万众已把龙译 Loong。”

  我突然意识到,译龙问题本来就不应该指望翻译界的权威人士。他们只懂外语,但是不懂或不关心、或者不在乎文化、传播、宗教和政治等等方面的问题。而龙的翻译涉及到这些方面,影响重大。难怪文化界和传播界的学者积极呼吁改译龙,笔者有幸站在了他们的行列之中。

  从 2015年到 2018年,全国两会代表五次提案,建议改译龙为 Loong,引起了巨大反响。他们分别是:岳崇(2015, 2016, 2017),王军(2016),贾平凹(2018)。【点击这里见详情

(黄佶,2021年10月17日)

相关文摘:外语学者谈译龙问题

  安徽工商职业学院教授李玉萍:“So the author thinks it is more appropriate to translate "龙" and "相声" into "loong" and "xiangsheng" by transliteration according to equivalent effect theories which we will discuss in detail later. Taking "Loong" but not "Long" as the translation of "龙" is just to avoid mixing up with the English word "long", which is exact the same as the Chinese phonetic alphabet for "龙(Long)". ”

  (安徽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学位论文(导师:田德蓓教授),2003年12月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学院副院长王磊:“在奥运吉祥物的征集中,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龙’没有入选。因为‘龙’的英译 dragon 在西方文化中则是喷火吐雾的‘毒龙’,与中国文化中‘龙’的形象相去甚远。所以,把‘龙’翻译为‘loong’,把‘dragon’翻译为‘拽根’,是在当前的话语环境中考虑到翻译的政治,有利于维护中国国家形象的一个举措。”

  (第十八届世界翻译大会,2008年4月7日)

  河海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秦晨:“对于是否‘改龙’这一学术命题的结论是:这两个概念虽非对等,但并不妨碍大多数西方人对于中国龙的认知,‘龙’的英译‘dragon’毋须更改;……。”

  (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12月)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高级翻译学院院长程维:“今天的西方人,尤其是年轻人,早已对中国龙十分熟悉,不会把它等同为西方文化中的邪恶化身,所以,此时是否有必要再把传播已久的‘龙’的英译‘dragon’硬性改作‘loong’,就值得商榷了。”

  (第二届中外出版翻译恳谈会,2015年8月24日)

  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教授许钧:“我的看法是我们可以继续把‘dragon’作为吉祥神物的象征,不必改动。中国文化正在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假以时日,别人也会慢慢接受我们对‘dragon’的意象,两种意象可以并存,这才是文化多元化丰富性的意义所在,而且这也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必然结果。”

  (钱江晚报,2016年9月18日)

  广西科技大学外语学院熊欣教授:“如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我们在对外传播的译文中也常用‘dragon’翻译‘龙’,但因为东西方文化中对‘龙’和‘dragon’两个词的固有解读和认知存在差异,‘中国龙’长期受到西方受众的误解,甚至被某些敌对势力故意歪曲。但随着中国对外国际交流活动的不断深入,西方受众逐渐意识到‘中国龙’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蕴含,实现了对‘龙’在价值理念上的认同和接纳。如今某些学者重提‘龙’的译名替换,似乎显得有些矫枉过正,是对国际话语主导权的放弃。”

  (环球视野,2016年10月29日)

  中国翻译协会翻译理论与翻译教学委员会秘书长苑爱玲:“‘Loong’作为一个臆想词,是不正规的英文单词,容易被人大做文章,落人话柄。”

  (讲座,2016年12月12日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访问学者曾泰元:“dragon 改为 loong 很重要?其实让别人接受‘龙 dragon’更重要。”“‘龙’的英译,经过十年的沈淀,看来还是维持既有的 dragon 最为稳妥。如果大家仍有疑虑,那就 Chinese dragon 吧!如何?”

  (“复旦外语”微信公众号,2017年3月17日)

  中国龙依然是 dragon,别纠结。……,“龙”的概念在中西方完全不同,(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译审专家之所以仍将“龙”翻译为 dragon,是因为译审组有来自外交部、外文局、中央编译局等机构的专家,大家都认为,以往中外交流不频繁时,可能外国人会纳闷,中国人为何会信奉一个凶恶的图腾形象。但到了今天,海外很多读者已经知道中国龙不同于西方的龙,中西交流频繁后,西方的文学影视作品中,也有龙的正面形象出现。

  (北京晨报,2017年5月18日)

  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银泉:“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去提升‘龙’的形象。黄佶所主张的另起炉灶,创造出一个新的译名(loong)似乎不足取。在单纯表达‘龙’这一词语英译时保持 dragon 这个原译,但是前置 Chinese 来进行修饰限定,以强调‘中国龙’就是 Chinese dragon,因为西方文化对于‘中国龙’所蕴涵的独有和特有文化内涵并非一无所知,也了解‘中国龙’与他们文化中的 dragon 之间的区别。”

  (卫报中文,2017年8月15日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教授吴伟雄:“译‘龙’,应有‘和而不同’的胸怀。‘和’是‘和谐’,保持东西方‘龙’都用 dragon 表达;‘不同’是保留各自的文化内涵。”

  (翻译论坛,2018年3月)

  乐山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汤红娟和研究生姚翠平:“全国政协委员、民进陕西省委副主委岳崇提出的《关于建议纠正“龙”翻译错误的提案》的观点过于片面,忽略了长期以来一直被误用过程中这种意象错位经由历史演变而积淀下来的特定意义,即文化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文化消减效应,不具备可行性。”并“得出可以用‘dragon’来表示‘龙’的结论”。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5月)

  鲁东大学外语学院教师张建惠:“继续译‘龙’为‘dragon’无助于西方受众改变刻板思维、理解中华龙文化的本质,反而成为仇华势力妖魔化中国形象的推手,提出应尽快、全面停止使用 dragon 这个译法,改译为未受符号暴力支配的 Loong。”

  (龙 Loong 网,2018年11月18日)

  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友义:“将(龙的英译)改为一个奇怪的词‘loong’很没必要,因为哪怕是仅仅知道一点点中国文化的外国人都可以区分出中国龙和西方龙”,“龙的翻译已被讨论多年,我认为继续讨论下去是没有意义的。”

  (环球时报,2019年8月25日)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英语学院副院长彭萍:“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在 2007年11月18日对外发布的《龙文化论坛兰州宣言》中认为:‘中华龙与西方文化中的龙‘dragon’完全不同,西方国家和社会大大歪曲和损坏了中华龙的光辉形象,应该将中华龙英译为‘loong’以示区别。’我对此持赞同的态度,并建议把‘dragon’译成汉语的‘怪兽’或者‘大蛇’。只有把中文的‘龙’同英文中的‘dragon’区分开来,才能更好地传达中国文化中‘龙’所象征的正面意义,才能更好地传播中国的文化形象。”

  (中国文化产业评论,2020年第二期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博士生祝丽丽:“更可怕的是,把‘龙’——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象征——译为‘dragon’,会成为西方敌对势力攻击中国的武器,对中华文化的传播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边疆经济与文化,2020年第七期)

  四川农业大学英语系师生张梅、徐子璇和程佳艺:“特色川茶叙府龙芽直接译‘Xu Fu Dragon Tea’,不仅生硬,并且由于龙(Dragon)在西方还是邪恶、暴力与黑暗的象征,导致西方人更不容易接受这种茶种,导致茶品因其不当命名而被外国市场‘冷落’的后果。而如果将龙翻译为‘loong’,便不再有‘dragon’一词所赋予的负面影响,……。”

  (海外英语,2021年第二期)

--------------------------

相关链接:

【专题】译龙为 Loong 实际使用案例(不断增添中)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