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中国翻译界缺乏独立精神:对翻译家许钧教授的批评

黄佶

-----------------

  在中国文化负载词的翻译问题上,中国翻译界很多学者的态度是:“外国人怎么翻,我们就怎么翻。”

  外国人把“龙”译为 dragon、把“凤”译为 phoenix,中国翻译界没有异议,反而为这些错误译法找理由。外国人音译中国特有事物名称,中国翻译界也积极接受,没有异议。

  下面浙江大学许钧教授的采访记录是我看到的一个最新的例子。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李照国的论文是一个较早的例子。

  ……

问:

  说到文化沟通与交流,刚才提到了《红楼梦》的翻译,目前最著名的是杨宪益、戴乃迭的译本以及英国人大卫·霍克斯的译本。通常公认杨戴译本更忠于原著,而霍克斯采用“归化”手法更顺应英语读者的接受。其中一些文化层面的分歧很有意思。

  比如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遇见警幻仙子,原著对其描述的句子有“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杨戴译本直接把“龙凤”翻译出来,而霍译本则译成西方人普遍认同的神鸟,因为在西方文化中,“龙”的意象并非如中国人所指的吉祥神物,而是邪恶丑陋的象征。所以有人提议用拼音译作“long”。您的看法如何?

 

  

许钧(翻译家,浙江大学教授):

  我的看法是我们可以继续把“dragon”作为吉祥神物的象征,不必改动。中国文化正在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假以时日,别人也会慢慢接受我们对“dragon”的意象,两种意象可以并存,这才是文化多元化丰富性的意义所在,而且这也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必然结果。

  现在在中国,就翻译总量而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主要是外译中,而现在,据有关统计,中文译成外语的比例是 64%,而外译中则降到 36%。翻译的样式也在变化。现在拼音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英文中,而不是归化成英文的解释。比如美国 CNN 对于中国小吃的推介节目中,所有小吃几乎都以拼音标注。

问:

  那就不会再出“童子鸡”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笑话了?

许钧:

  不会了。中医的译出也按照拼音标注。比如“脉”、“刮痧”,这些名词在西医中本没有对应,所以就按拼音来翻。

  我认为,随着国际间交往的增多,会为翻译提供越来越多的可能性,相互了解多了,接受的可能性就多了,人们也越来越喜欢原汁原味的东西。

  ……

  (从封闭到开放,从自身到他者语言如此,翻译也是如此——对话从南京大学移师浙江大学的翻译家许钧教授,特约撰稿:文敏,钱江晚报,2016年9月18日,http://news.163.com/16/0918/04/C17H1JUI00014AED.html

  四川大学教师熊泽宇等说:“中医的心、肝、脾、肺、肾在英文中被译成 heart、liver、spleen、lung、kidney,初学者很容易与西医的心、肝、脾、肺、肾相混淆。难怪乎一位英国医生说他在英国读中医书时不知道讲的是什么。在教学当中我尽量选用一些较为通用且不易被误解的译法。在讲一些有要可能带来混淆的概念时,我都要加以强调区别,如在藏象学说提到 heart、liver、spleen、lung、kidney 时,我就讲当西医传入中国时,国人翻译这些单词首先想到了中医的心、肝、脾、肺、肾。现在又将中医的心肝、脾、肺、肾翻译成英文,所以中医里的 heart、liver、spleen、lung、kidney 同西医概念完全不同,它们主要是指某些人体生理功能。”

  

  把西医里的“血泵(heart)”译为中医里的“心”已经错了;随后又据此把中医里的“心”译为heart,不仅巩固了第一次的错误译法,而且错上加错,双重错误,使译文进一步偏离了中医本来的含义。

  但翻译界一些学者却不积极设法改正,反而满足于现状。

  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李照国说:“名虽相同, 实却有异。……。所以译界一直有人反对采用相应的西医用语翻译这些中医概念。但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借用西医用语对译此类中医概念,似已约定俗成,且为海内外医界学人所普遍接受。”

  但如果中国学者只会接受“约定俗成”的译法,却不管其正误,那么中国还要学者作甚?

  有意思的是,在同一篇论文中,李教授说:“将气译作 Qi,虽然拗口,却已俗成。”

  (李照国:论中医名词术语英译国际标准化的概念、原则与方法,中国翻译,2008年第四期。www.cnki.com.cn)

  既然中医里的“气”可以译为 Qi,那么中医里“心”为什么不能译为 Xin 呢?一开始外国人肯定看不懂,但学习了、看多了、说多了,Xin 不也会和 Qi 一样“虽然拗口,却已俗成”吗?

  我现在看明白了:只要是外国人音译了中国事物的名称,国内学者就立即视为理所当然、无条件接受;但如果是国内人自己提出的,就被视为洪水猛兽、大逆不道,至少是不以为然、视若无睹。这就使中国丧失了对外翻译和传播的主动权,一切都取决于外国人的需要和兴致。

  (黄佶:《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p521,www.loong.cn/ylfy

-----------------

留言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