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 【附黄佶评论】

---------------

归化与异化视角下的华语电影片名翻译
谭理芸,电影文学,2012年第十期

  与归化策略相反,异化的实质是以源语文化为归宿的原则,即尽可能不去打扰源语, 尽量移用源语中的语言形式、习惯和文化传统让读者向源语靠拢, 实现文化传真的目的。随着各国间文化渗透不断加剧,近年来异化在华语电影片名翻译中的应用也尤为广泛,其中,众多片名中含有“龙”的华语电影在对“龙”字的汉译英时,均不谋而合地参考了异化策略:《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追龙》——“Chasing the Dragon”; 《龙门飞甲》——“Flying Swords of Dragon Gate”;《新龙门客栈》——“New Dragon Gate Inn”;《寻龙夺宝》——“The Dragon Pearl”等等。中西文化对“龙”(Dragon) 的解读是存在差异的。

  龙在西方文化里代表一种假想出来的有翅膀、能喷火、极其残暴的大型怪物;而在中国,龙具有神秘的色彩,代表着正义的神的形象。它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是吉祥的象征, 是风调雨顺的保证, 是民族和谐的标志。纵使存在着如此大的文化差异,在对片名中含有“龙”字的英译处理上,仍采用了异化策略。从文化交流的角度看, 影片片名的异化处理有利于传播中华“龙”文化。在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 中华“龙”文化正逐渐被外国人所知晓与熟悉、理解与接受。

  作者简介:谭理芸,广西国际商务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外语系,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跨文化交际与翻译。

  【黄佶评论:看不懂。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老虎趴着,有翅膀、能喷火、极其残暴的大型怪物藏着),这个片名怎么“有利于传播中华‘龙’文化”了?很多中国人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外国人一看到 dragon 这个词就会想到“正义的神,无比崇高,吉祥,风调雨顺,民族和谐”,可能吗?谭老师在美国看见一只老鼠从脚下窜出来,会想到活泼可爱的米老鼠、还是尖叫一声赶紧逃走?既然“中西文化对‘龙’(Dragon) 的解读是存在差异的”,那么,谭老师为什么会认为西方观众看见 dragon 这个单词时解读出来的不是“有翅膀、能喷火、极其残暴的大型怪物”,而是正义、崇高和吉祥的龙呢?】

“龙”元素在广告中的应用研究
许俊义,河南工业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
新闻界,2012年第十九期

  龙元素是最具中国特色和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元素,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具有较强的认知度和影响力,但中西方龙的概念、形象和意义完全不同,因此广告在使用龙元素时一定要区分二者的区别。中西两种文化的龙,形象有异,寓义有别。【4】龙在中国被认为是民族的象征,寓意高贵、祥瑞和权威。而在西方,龙则是一种形似巨大蜥蜴,长着翅膀,身上有鳞,拖着长长的蛇尾巴,口中能喷烟吐火的凶残怪物,是邪恶的象征。在圣经中,经常把与上帝作对的恶魔撤旦称为“The Great Dragon”,因此,在西方,龙是被英雄经常斩杀的对象。

  2004年,耐克公司在大中华区播放的恐惧斗室广告,其中大名鼎鼎的 NBA 巨星勒布朗·詹姆斯进入一个五层高的建筑,逐层挑战对手,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里面出现了龙的形象,它嘴里吐出烟雾和妖魔,阻碍詹姆斯前进。但是,詹姆斯几个灵活机智的动作晃过所有障碍,投篮得分。这则广告引起了巨大争议,国家广电总局下文禁播此广告,耐克公司也被迫道歉。耐克本意无意冒犯国人感情,这则广告实际上是龙元素在跨文化传播过程中的误会。所以,在使用龙元素之前要明晰中西方龙的不同形象和含义,防止误用。

耐克“恐惧斗室”广告片截图

参考文献:

4,张洪萍:从英汉对龙、凤的不同寓意看中西文化差异,大学英语 [J], 2010(2).

  【黄佶评论:给“中西方龙”分别取不同的名字,自然就可以避免误用了。两个人都叫“张三”,别人肯定会搞错;但是一个叫“张三”,一个叫“张四”,别人就不会搞错了。】

------------------

龙年话龙——为“龙”的英译名正名
黄小芳,河北金融学院公共外语教学部
学园,2012年12月

  鲁迅先生说:“路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套用他的话,“loong”和“拽根”也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译的人多了,也就有了“loong”和“拽根”。“龙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中国五千年伟大历史的象征,是崛起的伟大中国人民勤劳、勇敢、不屈不挠、大胆创造、诚信和谐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为了捍卫我们的这种世代相传的精神,让世界人民了解我们永恒的精神,把误译的英译“龙”,正名为“loong”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有可能的,也是最佳的选择。

  【黄佶评论:在 2006年我也说过类似的话:“世界上本来没有 Loong 这个单词,但是用的人多了,就有这个单词了。”但是至今(2019年)中国官方仍然坚持译龙为 dragon。看来,在中国的大地上要走出一条路来,很难。希望年轻人坚持走下去。】

------------------

汽车商标翻译的中西文化差异与译法探索
赵珊珊(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旅游外语学院,江苏,南京,211168)
考试周刊,2015年第八十五期

  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有些词语在中英文中的字面意义相同,但含义却天壤之别。如果在翻译过程中对词义的褒贬置之不理,一味地采取对等翻译,生搬硬套,则会在中西不同文化国度里引起意义相反或矛盾的联想,导致错误翻译【2】。例如汉语和英语中都有“龙”这个词,对于中国人来说,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代表着皇权、富贵、吉祥,有很多褒义的词语,如“望子成龙、龙颜、龙子龙孙、龙风呈祥、乘龙快婿”等。中国的汽车商标中大量使用了“龙”字,如金龙、九龙、双龙,等等。在英语中,龙被翻译成“dragon”,在西方人看来,“dragon”本义类似于蛇,是一种爬行动物。它是西方神话中邪恶的象征,往往被众神或者某英雄击败。这种“可怕的物”与中国人心目中的“龙”附带的文化内涵是截然对立的【3】。因此,在“龙”英译和“dragon”汉译时,一定要把握它的文化内涵。如何恰当准确地翻译呢?文化的传播总是伴随着新词汇的诞生,中国要摆脱文化净输入国的境地、要想在全世界范国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外语无法精确翻译某些概念或事物时,必然要创造新的词江【4】。因此,对于龙的英泽,有学者【2】和研究机构提出将龙音译为 loong,这是一个新造的词,金龙、九龙、双龙可以依次翻译为 King Loong,Nine Loong,Double Loong。法国汽车 Citroen 译作“雪铁龙”,完全符合中国人的风俗习惯和审美观,契合消费者的购买心理。

注释:

2,相关学者有:
(1) 黄佶. “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http://www.loong.cn/loong1.html, 2006-02-15.
(2) 黄佶. 关于“龙”的英译名修改问题,社会科学,2006(11).
(3) 庞进. 呼吁:中国龙凤应译为 Loong Feng, http://cul.sina.com.cn/t//1049155356.html, 2006-03-15

3,周流溪. 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 [M]. 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1995.

  【黄佶评论:金龙和九龙车已经译龙为 Long,虽然外国人读出来的意思是“长、久”,但是至少比 dragon 强。在商言商,不应该苛求企业和商标肩负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重任,只能慢慢向外国人介绍在中国 Long 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韩国双龙车已经被音译为 Ssang Yong,这应该是对韩文“双龙”的音译。不过厦门的“小金龙”车仍然译龙为 dragon。】

黄佶摄于以色列耶路撒冷,2019年5月

论高校英语翻译教学
董小溧,武汉工程大学邮电与信息工程学院
科教导刊(上旬刊),2016(11)

  翻译教学除了要认识到英汉的不同表达习惯和翻译方式,我们在平常的教学中,要从以下方面着手:

  (1)词义概念意义上的不等性,有的词汇抽象含义,我们不能用原义去理解,如“the milky way”翻译成“牛奶路”就啼笑皆非了,“银河系”才是它的引申义。另外,对于一些词汇,西方国家和中国,就有不同的语境,如“dragon”在中国是“龙”、“龙的传承”,甚至“我们的祖先”,而在西方文化顶多是“吐火的妖怪”。“wolf”在西方是凶残的象征,而在中国有“好色”的寓意。……。注意到这些方面,翻译教学就要引导学生就西方文化和社会风俗习惯进行学习介绍,并与我们的文化进行比照,有利于学生自觉意识到翻译的误区,增强其翻译的准确性。

  【黄佶评论:我在讲授“国际广告分析”这门课时,发现学生认识外国广告上的每一个单词,但是仍然看不懂广告的含义。因为他们不了解有关的文化情况。所以,教外语不能只教外国的语言,还要介绍外国的文化,要让学生养成习惯,遇到看不懂的东西时,不仅仅看字典,还会主动去了解相应的文化背景。当然,我自己也要不断学习。有些外国广告我也没有看懂,倒是学生先看懂了。】

--------------------

对可译性限度的几点思考
陈顺意(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广东广州,510006)
武陵学刊,2018年7月

  文化特色词不可译属于比较常见的文化不可译范畴。文化不可译产生的原因是“与原文文本功能相同的语境特征在译语文化中却不存在”【2】101。

  笔者在此以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龙”为例说明文化内涵传译的限度。

  “龙”往往被译为“dragon”。例如,习近平陪同美国总统参观故宫时说:“我们叫龙的传人。”他的随行女翻译将“龙的传人”译为“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和“people going down from dragon”。事实上,“龙”和“dragon”的文化内涵并不一致,甚至相反。汉语中的“龙”为吉祥之物,寓意兴旺发达、生生不息;而英语中的“dragon”为恐怖、邪恶的动物,含有不祥之兆,且往往与敌人、疾病、灾害、危机、腐败等联系在一起,如“Poland fights Nazi dragon”(波兰勇斗纳粹恶魔)、“Obama the dragon killer”(斗魔勇士奥巴马)。目前学术界对“龙”的翻译大致有两种:Loong 或Chinese dragon。前者为变相的汉语拼音音译,后者为“中国化的龙”。然而,二者均无法准确、清晰地传递出源语中的文化内涵。翻译是以文化移植为根本的跨文化活动,译者必须正确地处理两种文化之间的关系【18】。鉴于此,建议采用“中国化”加注的方法译为“Chinese dragon (symbol of dignity and power)”。一来表明汉语文化中的“龙”与英语文化中的“dragon”意义不同,二来通过加注的方式补充说明其文化意义。而“Loong”这一译名实不可取,因为对英语读者来说,任何一种可以接受的译法都比汉语拼音好懂【19】。

参考文献:

2,Catford J. A Linguistic Theory of Translation [M].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5.

18,岳曼曼. 论文学翻译之消极文化误读 [J]. 武陵学刊,2016(3):117-120.

19,黄俊雄. “不可译”语句翻译技巧 [J]. 中国翻译,2010(4):91-92.

  作者简介:陈顺意,男,湖南衡阳人,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为翻译文化和翻译史。

  【黄佶评论:“对英语读者来说,任何一种可以接受的译法都比汉语拼音好懂”,的确如此。但是,dragon 恰恰是一个“不可接受的译法”,因为它的含义和龙南辕北辙;所以只能音译龙为 loong,然后做一个短注释,或者在辞典里详细解释。“对英语读者来说,任何一种可以接受的译法都比汉语拼音好懂”,这句话并非始终正确。bean curd 是可以接受的译法,但是它被来自日文的 tofu 取代了。“懂”不一定是直接就能看懂,之前或之后通过辞典等途径知道这个音译词汇的含义,也是“懂”。】

英语习语的翻译理论和实践问题研究
熊英(莆田学院 外国语学院,福建莆田,351100)
黑河学院学报,2018年第8期

  不同文化词汇有着不同的文化内涵,有些表面看似相近的词语,可能包含着不同的内涵表达。最为显著的词汇空缺为“Dragon”(西方的龙),西方的龙与中国龙(loong)存在本质区别。Dragon 是长着双翼类似于蝙蝠或蜥蜴的怪物,其能够喷出火焰来对人类造成伤害,还喜欢盗取财宝和居住在洞穴中。而 loong 是与白虎、朱雀、玄武并称的“四大神兽”,长着鹿一样的角、骆驼一样的头、兔子一样的眼、蛇一样的脖子和鱼一样的鳞片,是吉祥与帝王的象征。译者在“龙的传人”翻译中,常常会用其字面意思翻译“Dragon's descendants”,但由于中英文读者之间的文化差异,“loong”这一形象没有对应的词,因此,在翻译中会存在文化内涵的缺失甚至扭曲。

  作者简介:熊英(1982- ),女,福建莆田人,讲师,硕士,主要从事翻译理论与实践研究。

  【黄佶评论:“由于中英文读者之间的文化差异,‘loong’这一形象没有对应的词,因此,在翻译中会存在文化内涵的缺失甚至扭曲”,这句话有问题。loong 在英文中当然没有对应的词,否则就不需要 loong 了。改译龙不是把龙译为 loong 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当然需要继续工作,赋予 loong 这个单词文化内涵,使之完全对应中国的龙。】

跨文化翻译视角下的外宣资料英译分析
武洁(山西金融职业学院,山西太原 030008)
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12月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脚步的不断加快和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上升,外宣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对外文化交流与沟通时,需要借助外宣资料以保证相关工作的顺利开展,这就要求我国的外宣工作要与国际接轨,时刻保持外宣资料英译水平的不断提升和理念的刷新,学会以跨文化翻译视角进行外宣资料的英译已经成为必然的选择【1】。

  ……

(四) 忽略文化差异和文化禁忌的等同对待

  在不同的语言背后蕴含着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包括宗教信仰和一些其他的禁忌、差异等等,在进行外宣资料的英译时,如果对这些差异不了解,很容易造成翻译的尴尬。在外宣资料英译中如果不照顾西方人的文化习性,往往容易导致乏味、迷茫、一头雾水。此外,在宗教信仰上也有不同之处,比如,在中国的民族文化中“龙”代表吉祥,是“优秀”的代名词,我们也称自己是“龙的传人”,但在西方文化中,他们的宗教信仰认为龙是凶残、贪婪的象征,那么在翻译时如果不注重这些差异,很容易让对方反感【2】。

参考文献:

1,黄佶. 跨文化翻译需要树立六个重要观念 [J].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06):72-80.

2,王晓路.“中国文化走出去”语境下跨文化传播的基本问题——以“龙”和“Dragon”为例的词语文化轨迹探讨 [J].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06):116-124.

  【黄佶评论:希望外交部和其它外宣部门的领导同志能够读到这篇论文。】

基于达姆罗什椭圆形折射理论的茶文学作品的创译研究
褚凌云(哈尔滨商业大学,黑龙江哈尔滨150028)
黑龙江教育·理论与实践2019 .1~2

  在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有这样一句话“把我的龙井茶给二爷沏一碗。”这句话其中的一个译文是“Would you make Master Bao a cup of Dragon Well tea?”译文对于“龙井茶”的翻译是“Dragon Well tea”,目的是通过借用东道文化中已有的相关词汇进行平移式的翻译。“龙”在中国人心目中是司水灵物,通天神兽,吉祥瑞符,和平使者,是善和美的象征;然而西方的“dragon”是喷火怪兽,害人邪魔,战祸标志,恐怖象征,罪恶载体,整体上是恶和丑的象征,因此一直被排斥在西方主流文化之外。因此“dragon”一词与龙井所蕴含的茶文化相去甚远,单纯的移译容易造成对中华茶文化的误读,不利于茶文化的对外传播。另有译文为“Brew a cup of my Longjing tea to the Second Master”。“龙井茶”在这里利用其汉语发音特点直译为“Longjing”。笔者认为“龙”的汉语拼音与英文单词“Long”(时间长)在写法上完全一致,但发音不尽相同,容易造成混淆,因而这一译法也不尽如人意。

  笔者认为对诸如“功夫”、“龙井茶”等文化空缺词的翻译,译者要具有创新精神。参考把中国功夫译为“Kungfu”“龙井茶”可以创译为“Loongjing tea”,这一译法既保留了“龙井茶”汉语发音的特点,与英文单词“Long”近似但又有区别,同时“Loong”看上去好似龙的两只大大的眼睛,有利于产生美好的联想,能够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产生积极的影响。

  作者简介:褚凌云(1980- ),女,黑龙江哈尔滨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应用翻译研究、商务英语。

  【黄佶评论:汉语拼音在外文中的读音和中文原文往往差别显著,根据汉语拼音做音译时的确应该适当调整。】

韩国首都首尔在各国语言中的拼写方法不同

《易经》视阈下中国“龙”符号意义新释
季宏(安康学院,陕西安康,725000)
广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19年2月

  只有“慎始”,才能有效地掌控时间,做时间的主人,不做时间的奴隶。中华民族把龙作为自己的图腾符号,说明中华民族是时间的民族,是与时俱进、自强不息的民族。只有加强自我修养,节制欲望,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最有意义的事业上,才是最吉祥的。西方基督文明在与中华文明的交流中,将“dragon”翻译成“龙”,这是极端错误的。“dragon”和“龙”的意义有天壤之别,“dragon”和“loong”是两个不同范畴的概念,不能等而视之,更不能混淆糊涂。我们要通过影视作品、融媒体等方式向西方人解释“龙”的真正含义,说清楚中国“龙”是内时间的化身,民间“舞龙灯”、“划龙船”是在叙述中国人要做自己命运主人的强烈愿望。

  作者简介:季宏(1967- ),男,陕西安康人,教育硕士,安康学院陕南民间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研究方向:诗经符号学。

  【黄佶评论:不懂《易经》,但是赞同作者关于译龙问题的观点。】

----------

跨文化视阈下的字幕翻译——以电影《大圣归来》为例
滕馨舒,徐敏,福建农林大学东方学院
英语广场,2019年2月

  英译字幕中将“弼马温”翻译成“Guardian of the Dragon”。龙(Dragon) 无论在中国文学还是历史进程中都是智慧、力量和权势的象征。从汉代初期开始,历代君王以“真龙天子”自居;古往今来,人们也常常用龙比喻不凡才德之人。例如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人称“卧龙”(王天润, 2013)。在龙的身上传承着无数炎黄子孙的尊敬与信念,我们也总是自喻是“龙的传人”。然而在西方人的文化里,龙是一种邪恶的生物。在西方文化源泉的《圣经》中,它就是魔鬼(the devil),是上帝的敌对者。曾被称为大龙(the great dragon),所以龙在西方文学中是罪恶的象征、邪恶的代表。至今在现代社会中,西方媒体会用dragon 象征“恐怖主义势力”。美国电影“Reign of Fire”将Dragon 描述为“未来世界的毁灭者”(黄佶,2006)。因此,译文中的“the Guardian of the Dragon”在让目的语观众更好地理解影片的内容同时也向源语的观众传达了中西方的历史文化差异性。

参考文献:

黄佶. 关于“龙”的英译名的修改问题[J]. 社会科学, 2006(11):161-169.

  作者简介:滕馨舒,本科。研究方向:翻译方向。徐敏,通讯作者,硕士,助教。研究方向:英语笔译。

  【黄佶评论:看不懂。“the Guardian of the Dragon”怎么“让目的语观众更好地理解影片的内容”了?外国观众从“the Guardian of the Dragon”里面怎么看得出“中西方的历史文化差异性”?他们从字幕里只看得出孙悟空有一个绰号叫“魔鬼卫士”。】

二语文化习得下的语用移情
冯晓华(汉江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湖北十堰,442000)
汉江师范学院学报,2019年4月

  类似的例子还有大家所熟知的“龙”,“龙”代表的是中国的图腾文化,如“龙袍”“龙颜”“龙体”等在封建社会是帝王的象征。在民间,龙的形象已经成为了民族的象征,如“龙的传人”、“望子成龙”、“龙子龙孙”等都有吉祥如意的象征;相反,“龙”在西方文化中寄蕴着不同的内涵,它是“凶残、可恶”的化身,人们谈之色变。这种词汇内涵的不同正是文化差异的非常重要的具体表现形式,因而在教学中要正确运用移情来引导学生了解文化的差异性,从而掌握正确的翻译方式。比如“望子成龙”不能翻译成“want son to be a dragon”,而应该是“want son to be a successful man”,“龙的传人”不能说成是“the offspring of the dragon”而是“the offspring of Loong”,著名影星李小龙可以说成“Li siu Loong”,而不是“Little dragon”,其中“Loong”像中国的象形文字一样,与中国龙形象相似,long 代表龙的身形长度,“oo”代表龙的眼睛,形象生动地体现了中国的文化。

  作者简介:冯晓华(1982- )女,河南邓州人,四川外国语大学研究生,汉江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语言研究
和比较文学研究。

  【黄佶评论:李小龙的英文名之一是 Lee Siu Loong。】

汉英动物类文化负载词语义探究及启发
汤捷,通信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二中,243000
汉字文化,2019年第六期

  在汉英语言表达中,概念意义和内涵意义天壤之别、最具代表的动物便是“龙”(dragon) 了。在汉语中,龙乃是吉祥的象征。如“鱼跃龙门”“龙马精神”等。中国人在姓名中也喜欢用“龙”字,比如贺龙、李小龙、成龙等。在中国的建筑物中常见雕龙画凤,其中散发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神韵。西方中的 “Dragon”,它也译为 “龙”。可是二者就千差万别了,可以说中国“龙”截然不同于西方“龙”。中国的龙代表尊贵吉祥, 是正面的形象。西方龙代表恶魔黑暗,属于负面的形象。《圣经》中恶魔撒旦(Satan) 就被称为“the great dragon”。

  【黄佶评论:作者认识到了“中国‘龙’截然不同于西方‘龙’”,但如果能再进一步,指出两者名称也应该截然不同,就好了。】

------------

用玄奘“五不翻”理论浅析英汉外来语的影响
陈延琼(云南大学,云南昆明,650504)
农家参谋,2019年09期

  如梵语的“般若”出自《瑜伽经/ 合一经》,有一种庄重之感,和“智慧”意思相近,但是如果我们直接把“般若”译为“智慧”,则显得颇有轻浅之感,因此要采用音译的方法以保留原来词汇的原汁原味。例如“龙”字一词的翻译,有人将其译为“dragon”。“龙”在中国文化中是祥瑞的象征,能驱邪、避灾和祈福,而且龙神通广大,能显能隐,也能呼风唤雨,是汉族最具代表性的神异动物。然而英语“dragon”一词是一种怪物,是邪恶的象征,含有贬义。因此将汉语的“龙”译为英语的“dragon”, 则有扭曲原意之嫌,损害了“龙”在中国威武高位的形象,因此这一翻译实为不妥。有学者提出,应该用音译法,直接译为“loong”,这种译法相对来说较能为人接受,因为它既保留了龙威严的形象,也达到了表意和交流的目的。

  作者简介:陈延琼,现就读于云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2018级英语笔译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翻译。

  【黄佶评论:“般若”这个例子有意思。“如果我们直接把‘般若’译为‘智慧’,则显得颇有轻浅之感”。中国的文化概念走出去时,很多中国人怕外国人看不懂,好心努力意译,但结果却可能是外国人觉得“有轻浮之感”。打字时搜狗输入法提醒我,它的发音是 bo1 re3(波惹)。估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读错发音。显然,只有少数比较精通佛法的人才能正确发音,这又产生了识别作用,能够正确发音的人心里肯定有一些自豪感。所以,音译的作用是很丰富的。】

黄佶编辑配图,2019年7月2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