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首页  导航地图  论坛  为龙正名  媒介  No Dragon  对龙的误解  Loong 的英文解释  Loong 的应用实例
  

理应光明正大废“Dragon”

刘洪,发表于 2007-1-26
转载自:http://blog.daqi.com/article/102539.html

  有关龙作为国家形象的争议有一段时间了,在网络舆论近乎一边倒的强烈批评和抨击下,主张废龙的专家也嗫嗫不敢言了。其实这个命题很简单,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不假,但确实在中外沟通中存在一些分歧。根源在哪里,就在于龙在英文中的对译是“Dragon”。

  我的一位同事采访过美国一位专家,认为“弃龙”或“更名”都没有意义,在他看来,中国的“龙”是吉祥的象征,西方之“Dragon”(恶龙)才是魔鬼和撒旦,两者差别很明显。这位美国人士认为,中国主张“弃龙”的人有一种传统的崇洋媚外和恐外惧外的心理在作怪,中国也没有必要迎合西方一小撮人来改名。

  这位研究中西方文化的专家真得我中华文化之精髓,可敬可喜。但像他这样的人多吗?西方人听到Dragon,脑中会浮现中国龙的吉祥形象吗?

  答案是否定的。前几天刚看了美国收视率很高的 Animal Planet 频道制作的有关 Dragon 的节目,不管是节目内容还是专家解说,可都没把西方的怪物和我们吉祥的中国龙分开。在他们看来,中国、日本以及西方的龙,统统都是 Dragon 的一种,都是一种恐怖的怪兽,最多形象上有差异而已。

  翻开西方人常用的韦氏大辞典和兰登辞典,找到 Dragon 条目,十来种解释,大同小异,指会飞会喷火的怪物,或者就是撒旦,也根本没有咱们中国龙的解释。西方人经常使用的辞典都这样,外国人会怎么看待包括中国龙在内的 Dragon,也就可想而知。

  引用几个通晓中国文化的汉学家的话,就证明外国人其实都知道咱们中国龙有特殊吉祥意义,我们是太自信了。

  但废龙大可不必,“龙的传人”说了几千年了,龙文化其实也浸透在我们的心骨。但将龙和 Dragon 相区别,另找一词,哪怕就是用 Long 或 Loong 来表示中国龙,实乃我对外沟通交流的当务之急。

  有些人不服气,认为中国龙和 Dragon 都联在一起几百年了,将错就错,何必拆开呢,拆开就是自己不自信,是崇洋媚外。这种观念很没有道理,就好像我们以前高唱“……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一样强词夺理。这不是一种积极的解决问题的途径。

  他们就不理解,将中国人译作 Dragon,本身就是前人的一个错译,是在用一个非常有贬义的词来表达一个很好的词。就好比现在用极具贬义的“支那”来称呼中国,用“Chinaman(中国佬)”来称呼中国人,很不恰当,甚至侮辱民族感情。当你面对这样的称呼,你会接受吗?

  在龙就是 Dragon 的这种语境下,中国龙怎么可能不引发歧义。举个例子,在尼泊尔的文化中,乌鸦是一个吉祥的东西,被认为“神的使者”,乌鸦冲自己叫是带来远方亲人的消息。就当我们已经了解到这点文化差异,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否就会改变对乌鸦的看法呢,是否会欣然接受乌鸦作为吉祥的礼物呢?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负面的东西往往会更有影响力。语言中一旦形成歧义,往往是正面宣传很难化解的。这或许也正是现在许多女同胞为什么要拒绝“小姐”称呼的原因。

  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就比如说“桧”,在南宋以前,是一个不错的名字,但自从出了个臭名昭著的秦桧后,还会有多少人用这个桧来作名字?难怪几百年后的清朝诗人秦大士过杭州岳墓后仍要感慨:“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君前愧姓秦”。

  翻译是一种文化交流,翻译中产生分歧,反映的是不同文化的差异。当出现差异时,应采取理性的态度,找到最准确的翻译用词。如果实在不能“信达雅”地翻译出来,保留这个外来词的发音,也何尝不可。这里不存在什么崇洋媚外的地方,也切忌过度敏感或自我心态膨胀,不自觉的大国沙文主义起来。

  中国龙如果继续命名为 Dragon,肯定会在国外继续遭到误读,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情,也不就可能达到交流、理解的目的。一个是我们美好的中国龙,一个是被认为撒旦的 Dragon,我们为什么不能抛弃这个 Dragon 呢?

另:

  谈到翻译和对外文化交流,其实我们存在许多误区。

  当年从阿富汗采访回来后,听说中国北京动物园支援阿富汗重建,捐赠了多样动物,其中包括一对猪。我们中国人对猪没有太多负面的感觉。马上就是猪年,社会上也有“金猪”的说法。在我故乡,过去新年赠送老娘舅最好的礼物,就是一只猪腿。

  但在犹太人和穆斯林眼中,猪是最肮脏和最不圣洁的东西,说某人是猪是对人莫大的侮辱。阿富汗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咱们有些官员怎么就想到送这个东西?阿富汗人对中国感情很好,肯定不会认为这是冒犯,但这可能会让我们自己难堪。我可以想象阿富汗人参观动物园时,会对着这两头猪指指点点说:这就是来自中国的猪。

作者自我简介:
  刘洪,曾赴阿富汗采访战争,在耶路撒冷常驻两年,现在华盛顿当记者。著有《穿越炮火的眼睛》、《和沙龙做邻居》等书。刘洪的博客:http://blog.daqi.com/liuhong/
Email:liuhongluohua@gmail.com

  


首页  导航地图  论坛  为龙正名  媒介  No Dragon  对龙的误解  Loong 的英文解释  Loong 的应用实例
龙 Loong 网主编信箱:mail@loong.cn
* 题图装饰背景图片取自荷花塘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