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学术论文摘选

对多年来固定的译法要有一种健康的怀疑态度

原标题:在党政文件翻译中构建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
陈明明(外交部),中国翻译,2014年第三期

  这次会议的主题特别及时。如何加强话语体系建设,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是回应中央领导提出的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大会开始时,周局长讲到面临的挑战,确实是如此。在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不可抵挡地走向国际舞台中心的时候,能够让外国人了解中国、认可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本人从事党政文件的翻译多年,感受特别深,想谈几点看法。

一、“生硬”是党政文件翻译存在的主要问题

  ……

二、创新党政文件翻译工作的几点建议

  如何在党政文件的翻译方面做到加强话语体系建设,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呢?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创新的精神,要有与时俱进的精神。在余地不大的情况下,在忠实原文不漏不减的情况下,尽可能用准确的英文表述,加强外国人的接受度;但同时也要认识到,让外国人对我们党政文件的表述完全满意并接受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

  (一)创新要与时俱进。

  我们在做政治文件翻译的时候,对多年来固定的译法要有一种健康的怀疑态度,可以更新的东西要敢于更新。我们的汉译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受到苏联党政文件翻译的严重影响,当时翻译的很多东西,包括经济教科书,都深刻打上了苏联的烙印。现在这些翻译中有很多内容已经被文化抛弃或者不合适,我们要知道哪些是不能再用、需要修改的。

  举一个例子,2012年我参加党的十八大文件英文翻译的定稿工作,我们就将“cadre”改成了“official”,因为“cadre”这个词,尽管原来是法国词,但被苏联人用过后,西方人就用这个词指代斯大林时代统治苏共的人员,所以是贬义的。

俄罗斯漫画(局部),1991年

  (二)要注意中外文化差别。有些词在中文里面是褒义或中性的表述,但是在英文里却是负面的。

  比如“意识形态”,这个词对我们来说是褒义或者中性词,但英文的“ideology”百分之百都是负面的、有争议的,特别是用到中国,完全就是负面的。这是需要注意的方面。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精神追求”,这个词按理说没有问题,但是“spiritual pursuit”在英文中百分之百是指宗教信仰。对外国人来说,党的文件中突然提到“精神追求”非常怪,还会引起一些理解混乱,这就需要考虑换一换表述。

  还有一个词就是“基层”,英文是“grassroots”,是跟政权对立的意思,“基层政权”和“基层法院”理解起来就是老百姓自发组织的法院,这有很大的问题,是需要注意的。

  还有一些词,如“完善”、“合理化”、“优化”、“保障”等,在文件翻译时使用的对应词都用了过头的表述,这一问题需要解决。

  (三)注意从现代英语中吸收有用的词汇。

  ……

  (四)拼音直译不可取。

  在对外传播时,应该怎样加强自己的话语权呢?有些人认为,用汉语拼音的方式表达我们的概念,比如“户口”就用“hukou”,京剧就用“jingju”,让外国人接受汉语的表达方法,有利于加强话语权。我认为这并不可取,只能起到反效果。在自然、互动、沟通的过程中接受而使用的话语才是可取的,反之,强行推广效果并不好。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教学材料

京剧艺术展演海报,瑞士卢加诺,2014年

  (五)重大文件应提早安排翻译。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在文件翻译的过程中多听编译局和外文局外国专家的意见,吸收合理意见,这样能够保证译文水平进一步提高。

  ……

  (六)要多开翻译研讨会。

  外文局有这样的传统。外文局主管的中国翻译协会组织了二十几届中译英研讨会,外文局还与英国文化委员会举行了政治词汇讨论会,这些都是很好的机会,可以继续做下去。

  作者简介:陈明明,外交部翻译室外语(英文)专家、中国译协副会长。

  陈明明,男,1950年8月18日生,山东省人,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美国弗莱彻外交法律研究院硕士。曾任中国外交部翻译室主任、大使。系我国中英翻译领域知名权威专家。现已退休。

  中文名:陈明明;  外文名:Chen Mingming
  国籍:中国;    民族:汉
  职业:外交官;
  主要成就:外交部翻译室主任、中国驻瑞典大使

个人履历:

  1978-1980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教育培训司科员;
  1980-1987 外交部翻译室三秘、二秘、副处长;
  1987-1990 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二秘、一秘;
  1990-1998 外交部美大司副处长、处长、参赞;
  1998-2001 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长;
  2001-2005 中国驻新西兰兼驻库克群岛特命全权大使;
  2005-2011 外交部翻译室主任;
  2011年4月 免去陈明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王国特命全权大使职务。

  社会兼职:外交部翻译协会副会长,中国翻译协会副秘书长,外交学院兼职教授, 中国翻译出版公司顾问。

  主要研究领域:英语口译、笔译

  主要科研成果:八十年代为邓小平、赵紫阳、胡耀邦、李先念等领导人作口译;笔译以中翻英为主。参加翻译《我的父亲邓小平》传记英文版(美 Basic Books Company 出版);参加编纂《中国外交大辞典》,《汉英外交政治经济词汇》,《江泽民主席访美讲话集》, 翻译《澳门基本法 100 问》,《2006年中国外交》英文版主要定稿,胡主席 2006年访美讲话稿等领导人出访演讲以及中非论坛我领导人讲话及文件定稿,参加 2006年,2007年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英文版定稿,2006年国防白皮书英文版定稿。

  (资料来源:https://baike.baidu.com/item/陈明明)

  【编后记】陈明明老师的这篇文章让人获益匪浅。我是读了此文才知道 cadre、ideology 是有贬义的。2018年我在北京参加中华思想文化术语学术会议时,在大会上和陈老师做了一次互动。虽然他不同意我改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但是他温和诚恳,令我印象深刻。

(黄佶编辑配图,2022年4月15日)

相关链接:

黄佶:把“龙”翻译为“dragon”有三大危害(“中华思想文化术语国际传播与中国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2018年12月1日)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