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中西两龙握手华东师大

原载微信公共号“云间闲集”,2017年2月21日

【黄佶编后记】

-----------------

  2017年2月20日下午,英国威尔士中小企业代表团中国交流项目来到华东师大。威尔士艺术设计师 Collette.J.Elis 女士一行,来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拜访了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田兆元教授,并向田教授作了有关中国“龙”文化的相关咨询与采访。

  Collette 女士毕业于威尔士格林多的设计传播专业,因喜爱威尔士本土古老的传说故事,绘制了大量威尔士“龙”题材插画与绘本,并在英国成功举办过多次个展。同时,她也致力于威尔士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涉足威尔士神话题材与民俗风物衍生品的设计与开发。近年,她对中国“龙”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次中国行,Collette 专为调研中国“龙”文化而来,并特地准备了若干与中国“龙”相关的研究问题。


  首先,Collette 介绍了威尔士国旗上的红龙形象,红龙(Y Ddraig Goch)最早是塞尔特人所信奉的象征,后来和英雄亚瑟王传说所结合,并在与白龙所代表的撒克逊人的争斗中,取得了胜利。红龙是威尔士人民的象征,在威尔士人心目中的意义及影响深远。

(威尔士国旗上的红龙形象)

(Collette 根据威尔士民间传说创作的若干“龙”形象)

  接着,Collette 就中国龙的若干形象、文化意涵以及对于中国人民的影响等问题,向田教授一一作了请教交流。田教授从中国“龙”文化的起源、发展、类型、社会功能以及世界传播等不同层面,为 Collette 做了详尽的阐述。谈话中,集中讨论了东西方文化中不同的龙形象、性格、功能、传说故事以及文化类型等,既分享了中国龙与威尔士龙各自的独特性,也为二者找到了相似之处,正所谓是东西方文化碰撞下的“龙”的握手。田教授还愉快地回忆起十多年前与威尔士朋友探讨龙文化的美好故事。

  田教授还向 Collette 介绍了目前中国“龙”文化产业的发展状况以及“龙”文化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并对中西方“龙”文化的对比研究与合作开发,表示极为乐观,厘清世界龙文化的谱系,利于各国文化交流与相互理解。

(墨西哥印加文化中的“龙”形象)

(非洲神话中的“龙”形象)

(印度神话中的“龙”形象)

  Collette 也表示,田教授的解答对她的创作有莫大的启发。之前,她把威尔士龙“正义”、“善良”、“力量”等符号,创作成若干小说绘本,极为畅销。她还将威尔士传说故事中性格形象各异的龙,绘成了儿童读本,发挥了相当的传统民俗文化教育与传播功用。现在,有了祥瑞、智慧的中国“龙”文化的充盈,为她更好地准备下一系列的东方“龙”绘本,提供了极为有益及可行的帮助。

  此次的交流会谈,正如威尔士“龙”与中国“龙”于华东师大的不期相遇。Collette 期待着更多机会能与华东师范大学民俗研究所合作,做好东西方“龙”文化产品的研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东方“龙”作品,而华东师范大学民俗研究所也将为她提供更多信息咨询与技术支持,有效促进中国“龙”文化的世界传播。


  最后,田教授表示,龙文化是中国形象,但是由于翻译为西方 dragon 存在差异引起误解,所以通过与世界上有成就的设计师合作,传播吉祥、活力、好运、奋发有为的龙形象,不仅有利中国文化的传播,也有利世界文化的交流。中西两条龙的交流握手,意义重大。双方正考虑同绘中国龙、世界龙的合作计划。

(云间)

---------------------------

【编后记】

  中外文化交流的确非常必要,多多益善。但是,文化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中国龙如果和威尔士“龙”(实际上是红色的杜拉更,red dragon)联系在一起,虽然龙多了一个小伙伴,但是却使龙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的人都认为是恶魔的杜拉更(dragon)划上了等号。

  威尔士隶属英国,但是英国人也不喜欢杜拉更,视其为恶魔,每年庆祝“圣乔治日”(St. George Day),颂扬杀死杜拉更的英雄圣乔治;女皇钻石婚纪念日发行的纪念币上雕着英雄杀死杜拉更的景象;英国征服威尔士的过程被英国人比喻为“驯服杜拉更”(有一本书,名为 The Taming of the Dragon: Edward I and the conquest of Wales);仅仅是出于“统战”的需要,英国皇室才将王子封为“威尔士亲王”。拙著《译龙风云》中专门有一节讲这些事。

点击上图或此处可免费下载《译龙风云》有关章节 pdf 文件

  另一方面,威尔士人崇拜的仅仅是红色的杜拉更,而同时仇视白色的杜拉更,因为后者象征征服了他们的萨克逊人。

  田老师在谈话最后指出龙被英译为 dragon 造成了误解。这个问题的确值得继续深入研究。由于全世界各地的神话虚构动物的文化或精神象征意义往往是既然对立的,所以在翻译文化负载词时,宜细不宜粗:各地的神话虚构动物应该各得其所,自己拥有独立的名称,以免造成跨文化传播的失误。

(黄佶,2017年2月22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