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从 Dragon 到 Virus,庚子年的中国形象

作者:XSHUFEN,原载微信公众号“蟹堡王闲谈”,2020年4月8日

  2020,庚子年,疫情期间,各种让中国道歉,让中国谢罪,让中国赔款的声音不绝于耳。外网更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将病毒与中国画上等号。

  “病毒发源于中国”,“中国防控不力导致疫情蔓延至全球”,“中国因为生化武器泄露引发这次疫情”,这些污名化中国的言论只有一个目的——将矛盾转移到中国身上,为后续勒索打压中国寻求合法性,当中国等于病毒,等于罪人的时候,对中国的攻击就完全合理合法了,这是西方已经使用过的套路。

  上一个庚子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讨伐邪恶的“中国龙”——Dragon;这一个庚子年,2020年全球声讨邪恶的“中国病毒”——Virus。

  “龙”在中国的语境中代表着神圣、权威,是许多动物甚至非生物进化的最终形态。蛇能够化龙,木雕龙也能变成真龙,《稽神录》中甚至有猫咪化龙的故事。

  “Dragon”在西方语境中是邪恶的化身,从希腊神话中守卫金羊毛的毒龙到《圣经》中的魔鬼和撒旦的帮凶,Dragon 一直是邪恶与黑暗的化身,而屠龙者是正义,是守护世界的英雄。圣乔治屠龙,是西方著名的故事,骑士杀死 Dragon,成为英雄。

德国明信片“在中国的战斗”,1900年

法国明信片“经过盟军的努力,龙被征服了”,1900年

德国明信片“列强征服中国”,1900年

  这三张明信片很好的展现了西方语境下的八国联军侵华。中国是 Dragon,西方国家是英勇的屠龙者,一场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变成西方语境下的正邪之战,光明与黑暗的战争。

  但是“龙”与“Dragon”并不是一开始就画上了等号。

  1581年西班牙人门多萨的《中华大帝国史》中,用西班牙语的“蛇”指中文的“龙”。

  利玛窦将龙翻译为葡语的“虫蛇”,而将蛟翻译为“draga?o”, 即“龙”。后来在西方的翻译中逐渐将龙与蛟合二为一。

  在十九世纪西方侵略中国之前,西方社会对中国文化和中国龙依然是推崇和充满善意的,中国龙纹成为上流社会的潮流。1735年,编写《中华帝国全志》的杜赫德明确地将龙称为“中国人的国家象征”。

  1815年,英国传教士马礼逊在他的《华英字典》当中,将龙直接翻译为了 Dragon,华英字典是历史上第一本英汉字典,对英语世界了解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而马礼逊此人则积极利用基督教和他擅长的中文参与扩张英国的在华利益,助长侵略。

  到了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期,中国龙已经与 Dragon 彻底的合为一体了,东西方实力的消长造成了话语权的西移,对魔鬼 Dragon 的讨伐,成为了西方侵略中国的遮羞布。而针对中国和中国人的丑化与歧视,一直延续到今天。

来自 ins 的话题:“Chinavirus”

  为什么要反对西方对中国的污名化?

  龙与 Dragon 看似是一个词语的翻译问题,但背后却是话语权的争夺。若要说历史与今天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就是话语权依然掌握在西方手中,我们的对外宣传依然是无力的,不论中国做出来何等成就,西方对中国的丑化依然在继续。

  对中国病毒的炒作一旦成功,反华就成为了政治正确,“Slew a Dragon”,“Eliminate the Virus”,屠龙,消灭病毒,就是绝对的正义。

  反对西方对中国的污名化,反对道歉,反对谢罪,反对赔款,不是因为没有对人的怜悯和慈悲,而是为了让中国人不被“合法侵略”。

  又是一个庚子年,中国人从邪恶的 Dragon,变成了邪恶的 Virus,在西方的眼中我们是邪恶的,不管是 Dragon 还是 Virus,都是应该被消灭的对象。不同的是,不会再有庚子赔款,更不会有八国联军。

  只要话语权还在西方手中,下一个庚子年中国人也会变成邪恶的某种东西,每个中国人都需要坚信自己的文化,我们不是 Dragon 的后代,我们是龙的传人。

(黄佶编辑,2020年4月16日)

相关链接:两个甲子前外国人笔下的中国龙(1840年~1900年),摘自黄佶著《译龙风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