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全文免费下载

中国需要一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剥削所得不是资本利润的唯一来源

  没有思想解放运动,中国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中国的发展又到了关键的节点,只有再次解放思想,我们才能继续前进。

  经过三十多年高速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私有经济对此功不可没。但是,马克思经济学在中国影响巨大,私有企业仍然背负着“剥削者”的恶名,马克思经济学界始终把“剥削”和“私有”联系在一起,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程恩富等人说:“只有消灭私有制,才能从根本上消灭工人阶级受压迫、受剥削的根源。”【1】媒体上也不时传出“消灭私有制”、“私有经济应该逐渐离场”的声音,让私企老板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无心长期经营,随时准备移民,或者已经移民,把财富转移出境了,迫使国家领导人频频重申“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今日中国,廉价劳动力优势和良好的国际贸易环境已经不再存在,此时尤其需要广大企业家认真组织和发展生产,把新的科学成就转化成新技术、新产品,发掘和满足十几亿人民的各种需求,维持经济正常运转,为维护社会秩序、扩建国防力量和扩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提供税收支持。

  但是,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如同悬在私企所有者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晃动一下,使他们无法安心经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马克思经济学同样如此。

  马克思指出存在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现象,这是完全正确的,无人能够否认,全世界那么多血汗工厂,是最好的证据。很多企业逼迫劳动者在不安全、不健康的环境中工作,强迫工人加班,克扣和拖欠工人工资,等等等等,都是在剥削劳动者。

  但是,马克思说资本的利润只能来自剥削所得,只能来自资本家无偿占有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这是完全错误的。

  这就好像有人说:“汽车会导致车祸”,这的确没错;但如果说:“汽车只会导致车祸”,那就大错特错了。

  仔细研读《资本论》,可以看出马克思作为这个结论的基础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其论证建立过程存在严重的逻辑错误,因此结论不能成立。

  也就是说:的确存在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现象,但是剥削劳动者并非资本获取利润的唯一手段;资本存在很多非剥削性的获利方法;资本在自己获利的同时,可以为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社会对这些贡献的报酬构成了资本利润的来源之一,这些利润是非剥削性的,完全是道德的。我们的确应该抑制和消灭剥削,但是不必消灭私有经济,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改革开放初期,为了摆脱发展私有经济遇到的理论困难,学界给予了剥削现象以合法性,例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周新城说:“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主义性质的剥削对经济发展是有积极作用的,因此在政策上应予以保护和支持。”【2】这是当时的权宜之计,在没有发现、或不敢、或不愿、或不方便指出马克思经济学的错误时,也只能这样说。

  这样做固然使发展私有经济暂时名正言顺了,但是也为私企业主剥削雇工在观念上开了绿灯,地方官员也因此不敢过问和阻止剥削行为,不敢支持劳动者的维权行动;有些地方官员为了政绩,为了吸引更多投资,以此为借口,默许和支持私企业主剥削劳动者,打压劳动者的维权行动。

  另一方面,既然是“初级阶段”,那么总有一个时间限度。由于没有人明确指出“初级阶段”到什么时候结束,于是私企业主们始终人心惶惶,李嘉诚等人则干脆脚底抹油,一走了之。

  几十年来,中国马克思经济学界严重失职,始终没有解决马克思经济学理论和中国经济实践严重脱节这一问题,没有为中国发展私有经济提供有说服力的理论依据。

  剥削就是无偿占有别人的劳动,怎么可能有积极作用呢?剥削是不劳而获,是在做减法,但是中国大力发展私有经济、大量引进外资后,经济反而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有显著提高,劳动者收入大幅度增长,廉价劳动力不再廉价。因此,“剥削有积极作用”这种解释在逻辑上完全说不通。

  中国的马克思经济学界甚至连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始终以为剩余价值理论说的仅仅是“存在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现象”,他们总是把“否定剩余价值理论”的言论视为“否认存在剥削现象”的行为。

  例如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博导陈文通在批评质疑者时说:“他们力图以‘效用’偷换‘价值’概念,以‘效用价值论’和‘生产要素价值论’取代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进而否定剩余价值理论,从而证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存在阶级和剥削,……”【3】

  2014年,笔者参加了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年会,发现中国《资本论》研究会的成员们也是这样。笔者在指出剩余价值理论不能成立的同时认为的确存在剥削现象,被批评为“自相矛盾”。

  2016年,笔者在参加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年会时,给全体与会者群发论文“剩余价值理论的核心内容不是‘存在剥削’”,无人响应,反而有资深学者来信痛斥。

  如果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说的仅仅是“存在剥削”,那么他只要说明劳动者每天有一半劳动时间是为资本家无偿劳动,在这部分“剩余劳动时间”里创造的剩余价值被资本家拿走了,就足够了,何必费心一一排除劳动之外的价值来源呢?为什么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和篇幅证明交换、机器和资本等等都不能创造价值呢?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出了资本利润率公式,其分子只有一项:剩余价值;分母为投入的资本。【4】可见他认为资本利润完全来自剥削,只能来自剥削,必然来自剥削。

  不过,中国马克思经济学界顽固坚持对剩余价值理论的错误理解,现在看来是一件好事情。

  长期以来,学界内外大量研究者早已证明剩余价值理论不能成立,但是因为马克思经济学在中国的特殊地位,要官方公开承认这一点是不可能的。

  既然中国马克思经济学界普遍认为剩余价值理论说的仅仅是“存在剥削”,那么我们就将错就错、将计就计一下吧!

  既然存在剥削,那就意味着资本利润中有一部分可能来自剥削,而其余部分则不一定也来自剥削。也就是说,资本利润可能存在非剥削性的部分。在资本利润率公式中,分子中除了“剩余价值”这一项,即使旁边还有一项“非剥削性利润”,仍然是“存在剥削”。

  既然存在剥削,那我们就来消灭剥削好了。哪些行为是剥削行为?资本利润中哪些部分是剥削所得?可以立法严禁,严惩,严罚。

  但是,资本的其它非剥削性的利润来源,社会应该给予尊重,国家应该给予保护,并且支持私有经济的发展,而不是消灭它。

  这就好像:既然大家都承认汽车会引发车祸,那么我们就去努力消除车祸好了,但不应该取缔汽车。

  即使使用马克思经济学的语言体系,也很容易证明资本存在非剥削性的利润来源。

  我们假设社会上有两百个鞋匠,来了一个资本家,把其中一百个人雇佣到自己的工厂里集体劳动,其余一百个人仍然分散独自制作鞋子。

  工厂里的工人由于分工协作和使用机器,劳动生产率高得多,产量大大提高;而独自劳动的鞋匠没有任何变化。根据马克思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价值”这一观点,同样的商品具有相同的价值,和个别劳动时间无关,由于在工厂劳动的一百个工人的总产量远远高于分散劳动的一百个鞋匠的总产量,所以前者创造的总价值量远远大于后者。

  这一价值增量,既为资本提供了非剥削性的利润来源,也是工厂里的工人工资可以比较高的原因。中国大量农民从乡村涌入工厂打工,收入大幅度提高,在实践上证明了这一点。不发达国家的劳动者千方百计向发达国家偷渡和移民,也是因为他们很清楚:和先进生产力结合,可以提高劳动者自身的价值。

  很多坚持马克思经济学观点的人说:劳动者自己也可以联合起来进行生产,根本不需要资本家。

  这说明这些学者脱离社会实践太远了,应该亲自去打打工,或者去创业体验一下。

  生产活动不是简单地制造出一堆产品就完事了,还需要这些产品能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能够卖掉。这需要在生产活动开始之前作出判断,如果判断失误,将前功尽弃,血本无归。

  另外,这些产品的生产成本必须足够低,在价格上有足够大的竞争力,而这需要使用尽可能先进的生产技术,预先购买必需的设备。如果产品滞销,这些投资也会打水漂。

  连马克思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说:“商品价值从商品体跳到金体上,像我在别处说过的,是商品的惊险的跳跃。这个跳跃如果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而一定是商品所有者。”【5】劳动者联合生产的话,他们就是商品的所有者了。

  劳动人民并不傻,如果联合创业毫无风险,他们早就这样做了,根本不需要只会钻故纸堆的书生们来教他们。

  广大劳动者的头脑比这些学者清醒得多,他们知道自己联合生产的话,在获得全部利润的同时,也必须承担全部风险。于是,一部分不愿意承担风险的劳动者选择付出一定的劳动,拿固定的工资;而另一部分人受到可能的高额利润的诱惑,愿意去承担风险。

  即使强行规定只能由劳动者联合创建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劳动者们也会自发形成分工:一部分人专门从事生产劳动,另外一些人专门承担风险。

  所以,工人和资本家的区别只是一种社会分工。普通劳动者如果想创业了,随时可以成为资本家;而资本家经营失败后,如果没有跳楼自尽,也可能不得不去给别人打工,做一个普通的劳动者。

  我曾经多次建议反对资本家拿利润的人联合起来集资建立一个“马克思基金”,投资建厂无偿给工人使用,自己不拿利润。这么好的直接消灭剥削的方法,至今无人响应,真是可惜。

  劳动者借助资本家置办的机器设备能够提高自己的劳动生产率,提高自己的收入。因此,也可以把资本家获得的利润视为劳动者向资本家支付的机器租金。显然这种利润来源也是非剥削性的。

  出现剥削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劳动力供大于求,资本家借助自己的有利地位,竭力压低劳动力的价格。因此,资本家越多、对劳动力的需求越大,劳动力的价格反而越高,受到剥削的可能性反而越小。这就是辩证法。

  中国廉价劳动力优势的消失,对劳动者来说是一件好事。希望国家不要引入穷国移民,以免拉低中国劳动者的工资水平。

  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粗放式发展,现在到了必须精耕细作的阶段了。中国不能再靠廉价劳动力、低价出卖天然资源、牺牲自然环境来发展了。未来中国必须在提高产品品质、创建知名品牌和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上下功夫了,要让投资者和经营者能够安下心来耐心建设百年老店;现在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而越是复杂的技术,越是庞大的项目,收回投资就越难、越慢,一定要给投资者吃定心丸,他们才可能下决心大干一场,例如把中国的集成电路芯片搞上去,彻底摆脱外国人的封锁;还应该降低创业门槛和成本,鼓励更多的人来做资本家,提高对劳动力的需求,进而提升中国劳动者的价值,缩小两极分化。

  这些都使新的思想解放运动刻不容缓。

  解放思想需要打破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定势,阻力非常大。危机来临可以使更多人认识到旧的思想观念的错误,因此,危机时刻也是思想解放的最好时机。

  这次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的核心内容可以归纳为:

  消灭剥削和发展私有经济并不对立,没有矛盾;

  我们既要消除剥削,也要保护资本;

  消灭剥削现象,无须消灭私有经济。

  这是中国人亟需树立的新观念。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写道:“我们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全部理论概括起来,那就是消灭私有制。”两位先人对“剥削”的病因诊断错了,于是药方也开错了。共产党人应该以消灭剥削为己任,但消灭剥削不必消灭私有经济。

共产党人应该以消灭剥削为己任,但消灭剥削不必消灭私有经济

(黄佶,2018年1月24日初稿,26、27日补充)

-------------
资料来源:

1,程恩富,段学慧:《资本论》中关于共产主义经济形态的思想阐释(上),经济纵横,2017年第四期。责任编辑:杜磊。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http://myy.cass.cn/jjdd/201708/t20170825_3621077.shtml

2,周新城: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何对待剥削,经济经纬,2002年第五期。责任编辑:育川。

3,陈文通: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是颠覆不了的,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2018年7月,第十二卷第四期。责任编辑:郭彦英。

4,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572页。

5,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124页。

参考文献:

黄佶:剩余价值不是资本利润的唯一来源,1993年,
http://www.loong.cn/z/hjpaper/weiyi.htm

黄佶:利润:消费者给生产者的报酬,1994年,
http://www.loong.cn/z/hjpaper/baochou.htm

黄佶:第四次思想解放:冲破“马克思崇拜”,1998年,
http://www.loong.cn/z/hjpaper/disici.htm

黄佶:商品交换的本质动机是“节约劳动”,而非“互通有无”,1998年,
http://www.loong.cn/z/hjpaper/jieyue.htm

黄佶:《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1999年,
http://www.loong.cn/z

--------------

  作者简介:黄佶,男,工学博士,退休教师,长期研究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著有《资本异论》等文著。个人文著目录:www.loong.cn/hj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黄佶 著)

  第一章,商品交换的的根本原因不是“你有我无”,而是为了“节约劳动”

  第二章,仅仅劳动时间一个因素,不能决定商品的交换比例

  第三章,商品交换的实际比例取决于对异种劳动的估价和对商品的需求迫切程度等主观因素

  第四章,“资本总公式”不存在矛盾

  第五章,商品能够长期而稳定地贵卖。利润可以来自“消费者酬谢”

  第六章,工人的剩余劳动时间可能是负值

  第七章,“物化劳动”能够劳动,能够创造价值

  第八章,一个企业创造的总价值量与它的劳动生产率成正比

  第九章,存在劳动无效的可能性。承担投资风险也是商品生产所必须的劳动。第三种人类劳动——心力劳动

  第十章,资本自身存在生产力。资本的生产力也能够创造价值

  第十一章,结束语:左右平衡

  (点击这里可以免费获得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