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强势弱者群体”和“弱者优待反弹理论”

-----------------

  昨天晚上这件事情(女性批评男士微信群里的言辞涉及性骚扰),很有意思,让我想通了一件事情,顺便为特朗普的反对“政治正确”找到了理论依据。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强势弱者群体”,和一个理论:“弱者优待反弹理论”,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提出过。

  人类早期是弱肉强食的,在男女这个问题上也是这样,例如有一夫多妻,极少有相反。中国已经在法律上禁止一夫多妻,但是事实上仍然很普遍;在美国某些州或地区,摩门教仍然是合法的。有些宗教的特征之一就是一夫多妻。

  但是随着人类的进步,弱肉强食的现象成为一种政治不正确,弱者群体得到越来越多的尊重和保护。

  于是他们不再是纯粹的弱者,有些弱者群体借助社会环境和人们视其为弱者,实质上相当强势,例如某些宗教群体。

  但他们的强势是非常脆弱的,他们仍然不是强者,他们的强势依赖外界的特殊照顾,本质上他们依然是弱者,也随时会失去这种强势。为了描述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我创造了“强势弱者群体”这个概念。

  回到女性问题上,我想起来,我过去在广告课上是不敢随便放映涉及性要素的广告的,因为班上女同学为主。但女同学知道我的犹豫之后,对我说:“老师你就放吧!我们什么没有见过?!” 我从此才敢有选择的放映一些相对含蓄的作品。

  在做发散思维等练习时,我发现女生往往比男生更多地去涉及性题材。例如在围绕三角形做发散思维时,“三角恋”、“三角裤”都是女生提出的。而且是在活动比较后期提出的。也就是说,大家(包括男生)开始都有意无意地维护“政治正确”,不去涉及性主题。但是在能够想到的三角形事物都说完之后,在走投无路之时,女生率先打破这种禁忌,闯入“政治不正确”的禁区。

  我思考这一现象时这样理解:实际上女性对性的需要程度未必低于男性,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需要尽早吸引合适的异性,组建家庭,繁育后代。她们的时间非常紧迫。对于现代女性来说更是如此。她们在这几年里不仅需要完成成家任务,还需要读书和求职 —— 完成和男性一样的任务。

  但是,长期的封建礼教(西方社会也有类似的潜意识)使女性知道自己不应该主动涉性。只是大环境的逐步宽松,使部分女性勇于在言辞上主动涉性。

  另外一件事情也很有趣。我一直在思考。年轻女性出门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但是如果帅哥俊男之外的人去紧紧盯着欣赏,她们会非常反感。我后来明白,她们打扮不是给每个男子看的,而是为了吸引符合她们的婚姻标准的部分男性,但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她们无法仅在少数合适男性面前展现自己的美丽,于是出现了令她们烦恼的情况。

  不久前,上海出现行为艺术:女生在地铁里高举牌子:“我可以骚,但你不能扰”。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她们是在说:我们不是为你展示美丽和青春的。

  实际上,女生内心是反对这种“政治正确”的,女生频繁使用“撕*”、“*格”这种极为粗鲁的、我都不好意思使用的说法(在必须使用时,我用阿拉伯数字“13”代替),还频频使用“撸”这个字,其本质都是想冲破“男性可以说荤段子,女生必须温文尔雅”这种政治正确。

  当然,我个人仍然认为这种政治正确是正确的,我上课时也多次提醒女生不要使用那个字。我一直认为女人还是应该优雅和含蓄的。当然,这可能也是政治不正确的。

  很多女生一直这样提醒我:“美,首先是悦己的。她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审美需求。”

  但是我个人判断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一个已婚年轻姑娘解释未婚大龄女性注重打扮时说了一句话,我非常震撼。她说:“她们不敢不漂亮,因为她们还没有结婚。”

  事实往往很残酷,往往很政治不正确,但仍然是事实。

  我的思考和研究尽量从第三方角度出发。

  在美国,低收入者是弱者。但我的一个在美国的老同学告诉我:他们现在组成了强大的联盟,掌握了很多选票,议员们根本不敢提出削减福利的提案,否则下次选举时必然落选。于是美国的福利只能增加(政治家为了吸引选票,空口承诺),但不能减少,于是美国日益入不敷出,债台高筑。

  中国的工人是弱者,但是他们的抗议和大众的同情,使得富士康等企业落荒而逃,改用机器人。美国的工人也很厉害,借助强大的工会,使美国资本纷纷外流。昨天我读到一篇文章,法国现在也这样。

  但是一旦资本真的走了,劳动者又抱怨失业了,从强势弱者群体再次成为弱者群体。

  我很喜欢用图片说明问题。下面这张照片很说明劳动者——资本家之间的关系。照片中几个失业工人的孩子参加游行,一个男孩举着的牌子上写着:“为什么你不能给我爸爸一个工作?”(英文)

  有工作时抗议工资低,资本家走了,又呼吁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工作。

  一些少数族群(我主张停用“少数民族”这个概念)也是这样,大家一直以为他们是弱者,加以保护,给予各种优待,但最近突然发现,他们非常强势,大有反客为主的趋势,但是如果真的离开了其他人的宽容和忍让,他们又无法独立发展。这也是典型的“强势弱者群体”。

  弱者的强势会导致损害他们的利益。上面提到的劳动者是一例。某宗教现在处处受到抵制,也是一例。

  所以,弱者不是不可以强势,但是要预见到不利的后果。

  所以,弱者要强势,还是要自己首先成为独立的、社会大生产体系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此时才能够真正的强势。

  所以,依赖“政治正确”保护获得的强势地位是很不可靠的,也不是真正的强势。

  实际上,女性的悲剧不是来自社会和政治,而是性别的生物性决定的。

  实际上男性也遭遇着生物性导致的悲剧,只是男人认为理所当然,而女性看不见、体会不到而已。

  例如,遇到难搞的事情,女性一句话就能让男性羞愧难当,然后义不容辞地去拼搏、甚至去战死。这句话就是:“你是个男人吗?!”

  回到我的理论上,最残酷的一面来了:女性的强势实际上也在严重损害她们的利益。

  我经常看见优秀的无对象女生旁边就有不少挺不错的男生。我就想:这些男生为什么不去追求她(们)呢?

  实际上幼小的男孩子都会本能地讨好女孩子,去接近亲热美丽的姐姐阿姨,但是为什么成年后反而退缩了呢?

  有个相声里说:儿子在初中时早恋,老师家长无比头疼。但是到了三十岁,却不去追女性了,仍然单身,家长又非常头疼。

  我有个朋友,人高马大,英国留学回来,在金融行业工作,但一直单身,四十岁了。我问他为什么不结婚,他说自己还不够优秀。

  我个人判断,现在的男生是在优秀而强势的女性面前彻底失去自信心,于是退居一隅,假装对女性不感兴趣、对婚姻不在乎。

  从生物性角度看,女性是弱者。但是,政治正确诱导女性强势,最后,她们成为“强势弱者群体”,自己的根本利益受到损害。

  回到我的理论“弱者优待反弹”上。

  政治正确帮助弱者强势,成为“强势弱者群体”,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引发了其它群体的反弹,利益反而受损。这就是“弱者(受到)优待(然后遭遇)反弹”理论。

  特朗普为什么当选?因为美国民众到了对强势弱者群体进行反弹的阶段。而特朗普旗帜鲜明地反对政治正确,于是战胜坚持政治正确的希拉里及其支持者白左。

  论证完毕。

黄佶,2017年12月22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